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左岸风文学网

                                                     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998|回复: 17

408 后娘------微信公众号已推

[复制链接]

1

主题

8

帖子

10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2
发表于 2015-7-13 15: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后娘
文/

几翻周折后,小叔终于同意接后娘走了,山嫂眉头间的川字终于舒展开来,说话的嗓门又敞亮了。
  晚上,山嫂特地多放了几根红苕和一把大米煮了锅米饭,还从柴房鸡肚子下摸出一枚鸡蛋,加半锅水打了个蛋花汤。
  做好饭,山嫂把锅里的米饭和汤里的蛋花细细地挑出来,舀到两个老瓷碗里,分别端给了后娘后大儿子润生。急得二儿子二毛舞着鸡爪样的小手直嚷嚷:“娘,你偏心,你不是我亲娘!”;豆芽样瘦小的女儿小丫也张着嘴大哭:“娘,我饿!我要吃米饭!”山嫂眨巴着眼,吸着鼻子说:“乖,不闹,娘不是说过吗,奶奶是病人,哥哥是大人,咱们得照顾他们。下次,下次娘一定多做些,让你们吃个够……”二毛不依不饶地叫起来:“我不信,你每次都这么说,你骗人!”两孩子又哭又闹,山嫂叹口气,只得给一人拔了一小筷子米饭,才收了场。
  山嫂感觉自己今天像中邪了一样,后娘每咽一口米饭,她就会梗一下脖子。她不停变换姿势,不想让肚子叫得太急,口水咽得太响。这让后娘很不满意,不时把含着白米饭的肉红色牙床露出来,抱怨山嫂喂慢了、汤里没油水、米饭不软和……
  好不容易等到后娘擦着嘴巴,意犹未尽地打起了饱嗝,山嫂嗫嚅着,话还没说出口,后娘先发话了:“润生娘,你莫假情假义,我晓得你想撵我走。我不走。我死,也要死在这床上!”
  “娘,你想到哪儿去了?我只是叫弟弟接你过去住些日子,很快就回来。再说,当初说好一家半个月的,这都两个月了。”
  “我不管,打死我也不过去!”后娘的脖子梗了起来,脸上的褶皱纷纷向上堆叠。
  “娘,你莫这样!你看我这么大一家人,靠润生爸挣那点工分哪能养活?弟弟日子比我家好过,你过去也能有饱饭吃……”
  山嫂话还没说完,后娘一咧嘴就嚎哭起来:“死老头,你好狠心哪!你自个儿图安逸先走了,丢下我一个孤老婆子受人嫌……呜呜……你来把我接走吧……哎哟……”
  山嫂还想说什么,但看到后娘那张像耗尽了灯油似的老脸,张张嘴,把一口唾沫强行咽回了肚里。
  山嫂仔细地把后娘碗里残留的饭粒舔干净,才把锅里几根糊了的红苕盛进碗里,坐在门槛上狼吞虎咽起来。兴许吃得太急了,几口下肚,就伸长脖子用力地捶打胸口。
  “何苦呢?”男人把一瓢水递给山嫂,语气带着责备和怜惜。
  山嫂猛灌下几口凉水,才喘了口气,轻声问男人:“都睡了?”
  “睡了!”
  男人接过水瓢走回水缸。昏暗的煤油灯下,男人干瘦的背影像根压弯了的枯树,两只肩膀随着身子的移动而上下颠簸,颠得人眼睛生疼。
  山嫂看着男人的背影,叹息一声,低低地说:“王媒婆还要两升谷子才肯做媒,缸里不到半担谷子了……”
  “你就省了那个心吧,哪家姑娘会嫁给傻子?”
  “初七了。王媒婆说,她娘家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寡妇,过完节去提亲。”山嫂看向屋门外的半轮上弦月,喃喃自语。
  “说了也不一定成,还不跟以前黄了!”
  “不许胡说!”山嫂打断男人话头,咬了口红苕,激动地说:“是,润生是比别的孩子反应慢了点,但他好手好脚还能放牛挣工分,不比别人差。怎么就不能找媳妇了?只是,哎……”
  “莫多想了,这傻是天生的。十多年了,你没嫌弃他,比对咱二毛小丫都亲,难为你了!”
  “润生比别人弱,我能让他吃亏吗?只是,医生也看了这么多,他咋就不开口说话哩?我多想他能说话,亲耳听他叫声爹娘啊!”
  “是啊,我至今都记得,小时候,他叫爹叫得多清脆啊!”男人摊开一张烟叶,喃喃地说:“从四岁起,就没再说过话了。不晓得是她娘走了吓得,还是掉粪坑里吃了大粪……”
  “莫抽了,去睡吧!”山嫂站起身,一把抢过了男人手里的卷烟。
  男人楞怔了一会儿,才讪讪地问:“明天,咋整?”
  “能咋整?等你弟接走娘我就出工。”山嫂绕过男人,走到屋角把碗放进木盆,又扭过头问:“跟队长说了没,明天我去背谷子?”
  “那是男人干的活……”
  “都是粗活,分啥男女?”山嫂打断男人的话,说:“耽搁了这么多工,不趁娘过去这段时间挣点高工分,年底拿啥分粮食,孩子们咋养活?”
  “挣工分,我看难。她不想走,怕又是空欢喜!”男人的声音闷闷的,像是放闷屁。
  “咋会,这回你弟可是答应了。再说,我照顾娘耽误了这么多工,她又不是没看到,难道就不心疼下咱日子难糊弄?”
  “她要心疼你,早就过去了!”男人的声音充满了怨恨。
  “泥土埋到颈子上的人了,咱总不能不管吧。再怎么着,毕竟是你娘啊!”
  “后娘!”男人咬重了后字,目光在自己的腿上锁定了。
  “后娘也是娘!“山嫂把手里洗好的一摞碗往灶上一放,瓷器发出的脆响让男人吓了一跳,倏地收回目光,抬起头来。
  睡在柴垛里的老黄狗警惕地从柴堆跳了出来,夹着尾巴汪汪乱吠一通,又无趣地跑回了柴堆。
  男人注视着山嫂的脸,半天才嘟哝了一句“她哪能跟你比!”然后,身子一斜,走向了里屋。
  山嫂捧着一摞碗,盯着男人一瘸一拐的背影,呆立成了一尊塑像。
  夜深了,村里的院落相继熄了灯火,连老黄狗都趴在角落里安静地睡了。风吹来,有了一丝初秋的凉意,一扫白日的燥热。
  山嫂依着门框,抬头仰望着深邃的夜空。
  月亮已经爬得老高,从院坝前的椿天树上悄悄探出头来,照到了山嫂脸上。那是一张瘦削的脸,即使月色黯淡,轮廓也如刀削了一般。就连两只眨动的眼睛,也干涩如枯井。
  山嫂记得就是这样一个夜晚,她和男人还有润生,被后娘关在了家门外。那晚,男人的亲爹过世刚满头七,她的臂腕上还缠着黑色的孝布。后娘说,男人爹留下的大房子要给小叔讨媳妇,只给了男人一间柴房。
  她当时握紧了润生冰冷的小手,摸摸隆起的肚子,一抬头,正和月亮撞了个满怀。月亮像在水中荡漾,荡得她眼睛发热。她一咬牙,就迈步走进柴房,把一片银辉关在了柴门外。
  没想到,十多个春秋后,当她东拉西扯地盖起了属于自己的木瓦房,结束了一家人挤在柴房烟熏火燎的日子,感觉苦日子就快到头时,后娘却又闯进了她的生活。
  山嫂记得那是个下雨天,小叔把铁塔一样的身子堵在她家门口,颐指气使地责备她不孝。小叔说不管是亲娘还是后娘,只要是老汉的婆娘,生前同过床,死后要同穴,当儿子的就该养。儿子不养娘,天理难容!
  山嫂说,那不是她的娘,是后娘。
  小叔一弯腰,把站在山嫂面前的润生一把扯到跟前,恶狠狠地瞪着润生说:“润生,你给老子看着,看你后娘咋对她娘,你今后就照着做!”
  小叔子脸黑,拉下脸像过年贴在门上画报里的门神,吓得润生直翻白眼仁,像小鸡一样缩着脖子哇哇大叫。
  “行了,养就养,莫吓唬娃儿!”山嫂大吼一声,拉过润生护在身后,第一次正面逼视了小叔三秒钟。
  其实,山嫂知道是后娘那用大房子娶回来的亲儿媳妇嫌她又老又不中用,不想养她了。隔着一层院子,山嫂经常听到弟媳妇骂后娘的声音,其中最多的一句就是“我养头猪能吃肉,养条狗能看家,养你个老不死的指望啥?”即使如此,后娘依然张口闭口都是“亲不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后娘心,隔层肚皮黄连根!”。
  后娘的心一直是属于自己亲儿子的。在山嫂家,即使知道碗里的米饭是从孩子嘴里抠出来的,她也总埋怨山嫂抠;在小叔家,哪怕饭里只有萝卜红苕,她也吃得有滋有味。在山嫂家,她扫把倒了都懒得弯腰扶一把;在小叔家,她却忙得像个陀螺团团转。在山嫂家,稍有不顺她就一哭二闹三上吊;在小叔家,任弟媳妇骂得多难听她也不还口。甚至,还经常背着人把山嫂家的粮食偷偷往小叔家拿……
  山嫂很苦恼,男人很气愤。背着后娘,男人不止一次跺着跛脚发狠说把后娘赶走,山嫂都强行制止了。山嫂说,生儿育女,都图个养老,咱要是不养老人,老了娃儿咋养咱?于是,一年、半年、三个月、两个月、一个月……日子就这样过了。山嫂最大的盼头,就是后娘归她养时,时间可以快得像握在手里的谷桩,用镰刀咔嚓一下就割断;而后娘归小叔养时,时间能像煮熟的种子,埋在泥土里永远静止。
  可事实,总与人的意愿相背。
  山嫂记得上次后娘过来,也是这样一个有上弦月的夜晚。
  那时,月亮才从太阳落下的地方升起,泛着淡黄的光晕。她正在给润生试新纳的布鞋,小叔用竹篓背着后娘过来了。小叔说后娘拉了屎在裤裆,他媳妇回了娘家,自己一个男人没法弄,只好把后娘送过来,还说等月亮圆了就把后娘接回去。那晚,当她给后娘收拾干净,又披着月光到村前的小河里把后娘脏衣服洗回来,村子已经静得没一点声息了。
  那一夜,蚊子特别多,整个屋子都是蚊子嗡嗡地飞来撞去的声音。她点了灯走进润生的房间,看到二毛缩在床角,正舔着手背说梦话:“娘,我要吃!”而旁边的润生,四仰八叉,占了床一大半,嘴角的口水和额头的汗水顺着两颊流下来,打湿了大半个枕头。山嫂拿起枕头边一把破蒲扇,对着床用力地扇起来。她看着打呼噜的润生,想不明白为啥润生总是躲着后娘。转念,她又想起刚给后娘擦洗的时候,看到后娘瘦得像蒙了层人皮的身上又长满了脓疮。
  自从后娘瘫痪后,三年来,后娘每次从小叔家过来都瘦得像根火柴。听小叔的儿子石蛋说,后娘吃的,都是他们一家吃剩的饭菜,而且他爹娘从来就没给后娘洗过身子和被褥。山嫂听得鼻子发酸,轮到她家时,就尽量迁就后娘,想方设法让她吃饱。一家人饿得前胸贴后背,却把后娘养得白白胖胖。
  到了今年,后娘大小便没个把门儿的,屎尿总往裤裆里流,还胡言乱语地说有人要带她走。于是,经常从床上走到地上,摔得头破血流。医生说,后娘气数快尽了,要人时刻守着她,以防万一。到了轮换的日子,小叔总找借口推脱,还振振有词地说尊重老人心愿也是孝心。于是,照顾后娘的担子,就一头沉地落到了山嫂肩上。
  第二天,她一早就去找村里的赤脚医生给后娘开了些药,细心地洗、敷了好多天,才慢慢好转。可是,月亮圆了,小叔没来接人,月亮缺了,小叔还是没来。她去催了几次,小叔还是那句话——只要娘发话,他随时接人。
  这是让山嫂伤脑筋的话,因为后娘说,要跟她住到老死。事实上,随着小叔两口子对后娘的态度越来越恶劣,后娘越来越不愿跟小叔住,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山嫂家,死活不肯走。
  明天能出工吗?山嫂不得而知。但一个庄稼人,不出工全家人就得饿肚子,这是铁打的事实。
  后娘的房间,隐约地传来一声虚弱的呻吟。
  山嫂回转身,把木门重重地关上。从门缝里,她看到椿天树下,地上的月光细碎而凌乱,一如她理不顺的心结……
  第二天,从天亮到熄灯,小叔都没来接后娘。
  又过了一天,小叔还是没来。
  男人终于按捺不住了,说要不我去问问吧?垂手站立了一会儿,看山嫂只顾埋着头砍猪草,就使劲地咳了两声,跛着脚往小叔家去了。可没多久,又耷蔫头耷脑地回来了,坐在门槛上直揪脑袋。
  男人头上没几根毛,揪来揪去头上就现出一道道指印。红红的,像是一条条吸了血的蚂蝗。
  “咋说?”山嫂将一把猪草按着,抬起头盯着男人的脸。
  “不接!”
  “为嘛?”
  “说……反正快死了,折腾不得……”
  “个狗娘养的!”山嫂咬牙切齿地把砍刀砰地一声砍在木墩上,吓得男人差点弹了起来。
  山嫂憋着一口气来到小叔家,小叔正在吃饭。堂屋桌上摆着一盘炒鸡蛋,两盘小菜,三个儿子围着桌子,碗里全是白花花的米饭。
  山嫂的到来显然早在小叔预料中,他斜睨了山嫂一眼,讪笑说:“哟,大嫂来了。啥事?我在吃饭哩。”
  “你倒吃得下!”山嫂的眼睛都快要喷火来了,“当初说好半个月一换,这都两个月了,你还不接人,你太过份了!”。
  “大嫂啊,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老人不愿做的事,我们当子女的,能去强迫吗?”弟媳妇端着碗从灶房出来,皮笑肉不笑地说。
  “啥叫不愿?你是她亲儿子,她会不想和你住吗?你自己想想,都是怎么对她的。要是你儿子今后也这样对你,你会咋想?”
  “当着娃娃的面,你扯这些,是啥意思?”小叔脸一沉,碗往桌上一搁,霍地一下站了起来。
  趁着大人争吵的功夫,三个虎背熊腰的孩子你争我抢,盘子一下就见了底。弟媳妇一筷子头打在手脚最慢的石蛋头上,恶狠狠地说:“个龟儿子,抢啥抢,不晓得先让爹娘吃啊!”
  “屋檐水滴现窝窝!”山嫂冷笑道。
  “大嫂,你莫红口白牙乱咬人哈!”弟媳妇的脸涨得通红。
  “儿子不养娘,天……天理难容!”男人不知何时跟了过来,耸着脖子站在山嫂身后,冷不丁插了一嘴。
  “哥,你说啥?”小叔子把手指关节捏得啪啪响,向前跨进一步,吓得男人赶紧抓住山嫂的衣角,手直发抖。
  “咋的?要打人?来试试!”山嫂甩开男人的手,把胸一挺,也向前跨了一步。
  “敢在我家闹,打了也活该!”小叔说着,抡圆了胳膊。
  弟媳妇忙拉住小叔劝说:“算了,农忙哩,打伤了耽搁挣工分划不来……”
  小叔的手在半空僵成一张弓,山嫂努力站稳身子,只听见自己牙齿咯咯打架的声音。
  “娘,娘,快回去,奶奶屎拉床上了!”
  二毛风风火火一通大叫,结束了双方的僵持。山嫂悻悻地回转身,看到润生站在屋檐旁的杏树下,正紧张地对二毛比划着。
  山嫂再没出工过,成天守着后娘端茶递水,洗洗刷刷,眉头的川字锁成了三角形。
  一晃就是中秋节,山嫂给王媒婆印了两升谷子后,土缸就见了底。山嫂跑遍全村,才借到一点糯米,和着高梁,打了块碗那么大的糍粑。二毛和小丫这天很不听话,为鸡蛋和拳头争执到天黑还不消停,因为山嫂说,润生碗里拳头大的糍粑捏紧了跟他们鸡蛋大的糍粑一样多。
  月亮挂在椿天树上,又大又圆,像块大糍粑。大黄狗夹着尾巴不安地在屋里跑来跑去,不时趴在门槛上对着月亮吠叫。那叫声诡异、恐怖,听着让人不由得起鸡皮疙瘩。
  山嫂细心地给后娘擦拭过身子,正准备去倒水,昏睡了两天的后娘忽然睁开眼睛,眼里精光四射,脸上容光焕发。后娘让山嫂把所有人叫到床前,自己背靠床,拉着山嫂的手,浑浊的眼泪汩汩地流。
  “娘,咋了?我去把弟一家叫来。”山嫂隐隐有一丝不详,柔声问后娘,并想抽回手。
  “莫走!”后娘死死抓住山嫂,吃力地舔了舔干涩的嘴唇,沙哑地说:“润生娘,你会有好报的!”
  莫名其妙的话,听得山嫂一楞,狐疑地看着后娘。透过微弱的煤油灯灯光,山嫂看见后娘大张着嘴,胸脯剧烈起伏,却定定地望着男人。山嫂忙一伸手,把男人拉到后娘床前。男人僵着脖子,眼睛看着床顶,直到山嫂踢了他一脚,才嗡声嗡声地叫了声“娘!”
  后娘欣慰地点点头,眼光在男人腿上打住,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说:“儿啊,娘……娘对不住你啊!不该把你推到山下,害你成了跛……跛子……到了那边,没脸见你的亲娘啊!呜呜……”
  男人楞了,直到被山嫂拧了一把,才回过神来,用力吸着鼻子,哽咽着说:“娘,都过去了,算了!是我没看好弟弟,让他摔伤了,才惹你生气了。我不……不怪你!”
  “润生……”后娘又吃力地抬起手,仰起头望向最后面的润生。
  润生望着后娘,没有动,眼里充满惊恐。
  “去吧,奶奶叫你呢!”山嫂走过去,拉着润生的手到了床前。
  “孩……孩子!奶奶……不,不是人啊!那年,我看你娘走了,怕你拖累你爹再娶,故意把你推……推到粪坑里的。这些年,多亏你娘啊!你娘是……是好人,今后,你要好……好好……孝……顺……她……”
  后娘抓着润生的手,面如蜡纸,吸呼急促,声音细得像风中的丝线。
  听了后娘的话,山嫂的脸色瞬间变成了死灰色。她顾不得脸色越来越差的后娘,而是疼惜地看着润生。只见润生的脸不停地抽动,嘴巴不停地翕动着,似要发病的样子。
  山嫂赶紧抱住润生,一边揉润生的人中,一边焦急地问:“润生,你咋了?”
  润生嘴角又扯动了几次,忽然张口叫了声“娘!”
  山嫂怔住了,男人也怔住了,二毛小丫头都怔住了。
  “二哥,大哥会说话了!”还是小丫头清脆的欢呼打破了沉寂。
  于是,山嫂、男人、二毛、小丫围成一团,和满头大汗的润生抱在了一起。
  床上,后娘的气息越来越弱。随着老黄狗一声凄厉的吠叫,后娘腿一蹬,脖子一歪,倒在了一边。
  待三人转过头去,后娘已紧紧闭上了眼睛,干瘪的嘴唇,闭成了一个休止符。
  “娘!”
  “奶奶!”
  “汪汪汪!”
  床头的煤油灯跳动了几下,忽然熄灭了。只有门外椿天树上的月亮,又圆又大,像是娶亲送聘礼的大糍粑……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5 收起 理由
若愚惜缘 + 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8

帖子

10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2
 楼主| 发表于 2015-7-13 15: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请老师多砸砖,谢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7

主题

231

帖子

124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244

忠实会员最佳新人

发表于 2015-7-13 16: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经典,,

点评

谢谢老师品鉴,请用茶!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7-20 10:2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7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9698
发表于 2015-7-13 17:22:02 |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感人,人物刻画细腻真实,文笔厚实遒劲,情节跌宕……


建议精华!

点评

谢谢惜缘老师鼓励,给你上茶了。霜儿写作还处于盲人摸象阶段,还望多指点。祝好!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7-20 10:23
诗心左岸,细心交谈。
好心好缘,真心互换。
惠心如兰,实心雅赞。
用心爱坛,善心美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29

帖子

1559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559

编辑勋章1220左岸风文学社成立纪念勋章活跃会员主编勋章最佳新人忠实会员

发表于 2015-7-16 01:02: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字一句读完,经典作品啊。
我来精华!

感谢霜儿,感谢霜儿的上佳神笔!

点评

谢谢墨林老师鼓励!霜儿小说还多有不足,来这里跟大家学习的。你的肯定是我前进的动力。遥念!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7-20 10: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8

帖子

10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2
 楼主| 发表于 2015-7-20 10:22:1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老师品鉴,请用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8

帖子

10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2
 楼主| 发表于 2015-7-20 10: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若愚惜缘 发表于 2015-7-13 17:22
故事感人,人物刻画细腻真实,文笔厚实遒劲,情节跌宕……

谢谢惜缘老师鼓励,给你上茶了。霜儿写作还处于盲人摸象阶段,还望多指点。祝好!

点评

很棒了,向你学习的,祝快乐哈!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7-20 13:5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8

帖子

10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102
 楼主| 发表于 2015-7-20 10:2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墨林烟客 发表于 2015-7-16 01:02
一字一句读完,经典作品啊。
我来精华!

谢谢墨林老师鼓励!霜儿小说还多有不足,来这里跟大家学习的。你的肯定是我前进的动力。遥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7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9698
发表于 2015-7-20 13:5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重庆霜儿 发表于 2015-7-20 10:23
谢谢惜缘老师鼓励,给你上茶了。霜儿写作还处于盲人摸象阶段,还望多指点。祝好!

很棒了,向你学习的,祝快乐哈!
诗心左岸,细心交谈。
好心好缘,真心互换。
惠心如兰,实心雅赞。
用心爱坛,善心美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4

主题

129

帖子

646

积分

网站副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646
发表于 2015-9-21 10:24: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在这里只能说声:老乡,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