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左岸风文学网

                                                     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122|回复: 7

650 张林【事出有因】----微信公众号已推

[复制链接]

87

主题

239

帖子

81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19
发表于 2015-8-25 09: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事出有因
               说明:这篇小说发表在2008年第一期文学季刊《大平原》上 。              
      一早到单位,听说,圆梦舞厅出事了。
      昨晚,市刑警队接到举报,立即组织警力,火速赶到圆梦乡,当场抓获了出台的小姐刘某;据讲,刘某咬出好几十,当地的嫖客没几个,大都是新镇的。
      举报的是郎乡一舞厅老板,刘某原先在他那干了,不干到了圆梦乡,刘某把原来舞厅里比较要好的姐妹也给挖圆梦乡来了。自己走了不算,还给带走几个,这分明是拆老板的台面,这个老板气不过,举报了刘某。
      圆梦舞厅犯事的第二天,李杰正在家打麻将,邮局送信的人走进屋,递给李杰一张两万元的汇款单。几天前,李杰的丈夫外出开会时,在朋友那借的,准备买楼用,这个朋友倒也够意思,李杰的丈夫老王开会回来不两天,就接到了朋友的汇款。
      当晚,老王和李杰正在家看电视,电话响了,老王下地接了电话。电话是圆梦乡政府小马打来的,让老王穿好衣服,马上从后门出来,说有急事,车在房后等他呢。老王推开后门,小马叫老王快上车,老王问啥事,小马说:陈书记让我们来接你回政府,上车再细说。老王满腹狐疑上了车。老王走后,在车上给妻子李杰回了个电话,告诉李杰,说陈书记派车接他回政府,说不上有啥事,告诉晚上不回来了。李杰放下电话,心里纳闷:陈书记亲自派车来接,啥事呢?正在这时,电话又响了。电话是派出所的赵某打来的,问王乡长在不在家,李杰如实相告:刚才陈书记派车来接走了,从后门走的。赵某似不太相信,让李杰把前门开开,说市刑警队的人进屋说句话就走。李杰没答应,告诉赵某,要找老王上圆梦乡政府去找吧。随后,李杰把电话挂了。晚上的觉,李杰没有睡好,她猜不出陈书记派车接丈夫老王有啥事,也猜不出派出所赵某领市刑警队的人找老王又干啥。
      早饭时,在商店,李杰听人说,圆梦舞厅犯事了,小姐咬出好几十。李杰这时明白了几分:是不是老王去了舞厅被小姐咬出来了?她越想越闹心,再也无心买东西了,匆匆地回家了。
      晚上,老王又给妻子李杰来电话了,李杰问他在哪呢,老王这回没有说谎,说他在市里呢。李杰很奇怪,:“你不是说上地区了吗?”“没去,在市里。电话里说不清楚,明天回去再细说。”没等妻子进一步追问,老王就把电话撂了。老王一会儿来电话说上了地区,一会儿又来电话说在市里,这里面一定有事。显然,这一宿,李杰的心又是七上八下的,几乎彻夜未眠。盼天明,又怕天明。
      上午,老王从市里回来了,跟妻子说了实情。说圆梦舞厅小姐把他咬出来了,陈书记怕刑警队的人把他带市里去,刑警队的车刚开往新镇,便派小马开车把他接到了政府。第二天他便上了市里,亲自到刑警队,一再重申自己根本没有那回事。老王说他跟小姐刘某也对了质,刘某说不认识他,公安局录下小姐的口供后,她便没啥事回来了。尽管如此,老王还是成了人们议论的焦点。不但圆梦乡尽人皆知,就连新镇也都一哄声:说老王让小姐给咬出来了,说刑警队到家抓老王老王奔后门跑了云云。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有无此事,对老王这位圆梦乡乡长来讲,都是一个很坏的影响。李杰一向把面子看得很重,几乎天天拿话磕打丈夫老王。老王表面上嘻嘻哈哈,可“强颜欢笑谁人知”?老王的内心所承受的压力何止是几句风凉话?!我也曾不止一次地跟李杰讲:咳,老王老实巴交的,含冤受辱,还得强装笑脸,真是可怜人。我不相信老王是那种人,更不相信他会干出那样的事。老王这事刚刚消停不两天,市纪检委来电话了,让老王立即到纪检委一趟儿。
      原来,有人告到纪检委,说老王出了那事没咋地,是老王出钱活动了,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的,说出事后汇来的两万块钱就是四处活动用了。咳,这是哪跟哪呀!事实上,这两万元,根本与此事无丝毫关系。这我知道。李杰也根本没往出支,直接存银行了,等到买楼时再支。也真得回李杰没往出支,不然,老王真是解释不清了。纪检委的人见问不出啥来了,跟老王讲:你先回去吧,以后有事再传你。
      告到纪检委的人究竟是谁?李杰和老王着实动了一番脑筋。虽猜不出是谁,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人与老王有仇,没仇扯那个干啥?用李杰的话说,这是往死里整老王啊! 听老王说,可不是哪个乡镇的领导,叫出台的小姐咬出来了,让人捅到纪检委去了,被开除了公职。
      李杰的头脑不简单,她说往纪检委捅老王的人也许和被小姐咬出的老王是同一个人,冒充老王是有意陷害老王,这个人是想把老王整个身败名裂。李杰说,这个人可能是她们老屯子的钱鑫。 钱鑫?我认识。他原先是老师,挺能写,后来不干了,他跟新镇的一户人家有点亲属关系。钱鑫的孩子我教过,叫钱利源,学习不咋好,但挺老实。听许多老师讲,小学那头整材料,顶数钱鑫。对钱鑫的印象,都源于听说,我与他没有实质性的交往,见过几次面而已。听了李杰下面的一席话,我倒是真的有一种“知人知面难知心”的感受。
      啥事情,就怕联系,一联系就明朗化了。李杰说,钱鑫最坏,说与钱鑫的仇已经好几年了。有一年,钱鑫的奶牛上李杰的柴垛,李杰使错手给打死了,钱告到乡派出所,经了官。当时,老王在乡上也算是个人物,李杰没细说,我猜可能从中做了工作。结果,钱鑫的官司没打赢,反而输了。此后,钱鑫一直怀恨在心。
      今年春起时,李杰在她们老屯子倒腾玉米种子,让钱鑫给告了。李杰说,这次老王不清不白地摊上了这事,死钱鑫不能一点反应没有。李杰的猜测也有些道理。出台的小姐刘某说,报姓名的那个老王,只去过一次,花了五十元钱,还说自己是圆梦乡乡长。可在公安局见到老王又说不是他。这说明老王真没干那事,而刘某说的那个老王一定是个冒牌货,联系把此事捅到纪检委去,这个冒牌货一定有险恶用心。如果往纪检委捅的是钱鑫的话,估计冒充老王上圆梦舞厅的也应该是钱鑫。这样想来,钱鑫也实在阴毒得可以。
      按常理,老王即使干了那事,也不可能自报家门,给人家留把柄,老王不是糊涂人。自然,以上的一切都是假设;也许,一切又都不是假设。咳,天知道。人,若倒霉,喝凉水都塞牙。这话不假。
      元旦那天,不知老王骑摩托车上朗乡干啥,往回来时,迎面一客车相撞。大腿撞折了三节。命是保住了,不过,都说如果不戴头盔,人就没了。咳,那件事刚刚压下,又出了车祸。这个老王啊,啥事都让他摊上了。真是祸不单行。元旦这天下午,正在打麻将,韩文进屋了,跟李杰说,“老王让车撞了,在郎乡不远处。”大伙问咋样,韩文也说不出个所以来。李杰把麻将一推,问:“现在在哪呢?”,“在郎乡医院呢,快上前院打车上郎乡吧!”韩文催促道。李杰和韩文风风火火地出去了。我们几个也随后跟出了屋。要说李杰,真能稳住架子,回头还跟我们交待,“你们再找个人玩吧!”这也就是李杰,能担事,若是一般妇女,听到这个消息,早都吓麻爪了。
      李杰走后,我再无心思呆下去,决定立即回家叫上妻子打车上郎乡,看看老王撞啥样,李杰一个人去可咋整。到家,妻子不在;到后院找,听岳父说可能上老高家去了。再次回家,我厉声催孩子上老高家找他妈。妻子走进院子,我迎了上去,简略地说明情况后,便同妻子快步上了前院,准备打车上郎乡。枣花和燕子见我和妻子要上郎乡,也说一块儿去看看啥样。于是,我们几个到二商店门前,打了一辆车赶往郎乡。
      到郎乡医院,我们扑了个空,听医院门卫老头说,李杰她们上市医院了,说刚走不大一会儿,问老王啥样,门卫说,腿撞折了,不糊涂,还往家里打了电话了呢,没生命危险。我们听了,心中稍慰。妻子问我咋办,我说:“你们坐车回去,我打车上市医院。”把她们三个打发走,我又坐车直奔市医院。
      在市医院住院处,见到李杰她们。说片子已拍完,右大腿折三节,粉碎性的,旁的地方没硬伤。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都说得回戴头盔了,不然命就没了。
      晚上七点半手术,我有意留下,或者等手术之后再回来,可李杰执意说,让我坐车回来照顾一下她的母亲。到家,快七点了,已经伸手不见五指了,先到了李杰家。屋子里不少人,妻子也在,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消息。我的回来,使众人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这个老王呀,小姐咬出一事捅到纪检委还没消停下来,又出了车祸,真是闹死心了。 老王有没有那事,也真是说不清,就老王自己心里最清楚。提及此事,许多人都说,没那事,怎么会让小姐给咬出来?但凡和妻子私下谈及此事,妻子都说:老王那样,老实巴交的,说句话都上喘,不像有那事。我不说有也不说没有,此事,迟早会有个结果。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不能凭主观胡乱猜测。毛主席教导我们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嘛。
      老王出事第七天,妻子的大舅去世了。上朗乡火化,去了十多辆车。那天,圆梦乡派出所所长白金也去了。三句话不离本行,他的话题没离开他的光荣历史,在提到圆梦乡舞厅犯事一节时,一旁的杨广说:“老王也真是倒霉,被小姐咬出来,那小姐又说不是他。”我搭了一句:“人若倒霉,喝凉水都塞牙。”在场的人,包括白金,都没搭话。过了好大一会儿,我问白金:“上舞厅的人像走马灯似的,小姐有没有可能咬错了?”我的问话有我的深意,白微微笑了笑,说:“咬出来的哪里有咬错的?那都是相当熟悉的。”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之所以这样问,无非是想证明一下:老王和小姐是否认识,如果咬出来的都是熟人,不可能有咬错的可能,那么小姐错咬老王一说就不成立了。由此可以推断,老王和小姐一定很熟悉,说有人冒充老王上舞厅更是笑话,事情也就没那么复杂。这里边,老王肯定在有意编排隐瞒了一些什么。
      再过两天,我会弄个明白。凭感觉,老王在撒谎,在编故事。
      听说,小姐刘某有天上中学,冲没咬出的人要钱,说要找一位学校领导。单位里个别好扯犊子的老师,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这事一时间,成了老师们私下议论的话题。一天,上初四办,见小东和大山在闲磕牙,在提到有天小姐到中学来时,我对大山半开玩笑地说:“大山,可注意呀,这两天别照面,可千万别让小姐认出来呀!”大山苦笑说:“咱们可不来真的,上舞厅咱们就是跳舞,来真的咱不干,那不扯呢吗?!”小东也说:“绝对不能来正格的,也就是玩一玩。”我笑着说:“有时你不放枪,别人假借你的名去放枪,那你也抖落不清楚。老王就是个例子,在公安局与小姐对质,小姐说不是他,也不知是谁冒充老王放了枪,真是坑死人了!”大山说:“你真是消息闭塞,哪是那么回事,那是在小姐身上花了钱,小姐才说不认识的。”小东也说:“这谁不知道!”我见他俩说得那么肯定,探寻似地问:“听谁说的?不是那么回事吧?”大山说:“是所长白金说的,那还会假呀,白金说,老王这两次事花了一万七八千。”我没再说什么,如果是白金方面的消息,绝对可信。我又抓到一个细节:老王为这事,肯定花了钱,可老王和家人始终牙口缝没欠,我敢说,老王隐瞒捅钱的细节,一定有他难以言传的苦衷。这里面一定有鬼。综上所述,不难看出:老王至少隐瞒了两个事实。一是老王和小姐一定很熟,他们之间一定有节目;二是老王上市里没事似的回来了,他肯定花了钱。不给老王施加压力,他是不会把全部实情说出来的。
      自老王出了车祸后,亲朋好友都把心思集中在了车祸一事上,纪检委和公安局方面也没再有啥麻烦,大伙也都以为这是就没事了呢。平时,到李杰家,谁都不愿旧事重提。直到有一天,晚上在李杰家打扑克,见李杰心事重重的样子,来家后,我跟妻子交待:明天见到李杰,侧面了解一下,是不是李杰知道了老王的什么事,不然,玩扑克时不能表现得那么闹心。
      第二天,中午来家吃饭,妻子跟我学说了原委。妻子说,她到了李杰家,刚坐定,老王说:“你可来了,李杰就想好好哭一场,一见到你更想哭。”妻子问咋的了,腿快好了,还有啥闹心的?老王继续说:“又摊事了,我那事还没完呢。”不用明说,“我那事”谁都知道是指上舞厅一事。老王说:“前天陈书记和副乡长来了,通过私人关系从组织部获悉,市纪检委书记和组织部长商量,认为此事影响不好。陈书记还说,纪检委那头到公安局把小姐的口供调了过去”。陈书记来是让老王做做工作,怕到年终干部考核有啥影响。陈书记和副乡长走后,李杰和老王一筹莫展。这不,妻子去了,没拿当外人说说,以便帮着想点办法。
      妻子跟我讲,李杰那个哭呀,说老王也哭了,妻子说她也陪着掉了许多眼泪。我决定晚上过去,全面了解了解情况,帮着想点对策。
      晚上,李杰和妻子洗澡去了,这是个机会,我在老王家等妻子。她们走后,我与老王进行了一次非同寻常的谈话。“老王,我听李杰说,陈书记来了?”我明知故问。“来了。说组织部长和纪检委书记私下研究了我的事,陈书记怕干部年终考核受影响,来让我做做工作。”老王说。我说:“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你就没必要隐瞒了,隐瞒的结果,只能害了自己。”我继续说道:“既然你和李杰都没拿我当外人,我就谈点我的想法。老王,你一开始说不认识小姐,还说是有人冒充你,我敢说不是那么回事。白所长说过,凡是咬出来的都是熟人。另外,你还说你在公安局和小姐对了质,说小姐说不认识你,这也是谎话,我也敢说,你根本就没在公安局和小姐对质,如果小姐说不是你,那公安局又怎么会把小姐的原供词提供给纪检委?还有,如果小姐真说不是你,公安局更没有理由索保证金,小姐都说不是你,谁说有那事也不好使。白金所长方面曾说过你在这事上花了钱。”老王不得不承认,他和小姐确实没在公安局对质,他也确实在公安局交了五千元保证金。他说:“是这样的。”没等他说下去,我接着分析道:“老王,你听我先把话说完。你有没有那事我不说,有一个问题我一直弄不明白,小姐为什么咬你?如果不咬你,事发后冲你要钱,要多少你得乖乖给多少,可以肯定,你和小姐之间一定发生了什么事,不然他不会把你咬出来。”老王见我分析得入情入理,只得说道:“实情是这样的。”。老王说,他有一回找车翻地,求了两台车,翻完,司机非要上舞厅,他领司机去了。吃完饭,跳了一会儿舞,说小姐就把那两个司机整小屋去了。接下来,犯事咬他的这个小姐刘某走上前,对老王又亲又啃,也把他拽小屋去了。这个小姐说,只要给一百块钱就陪陪老王。老王说没有一百,就给五十,这个小姐就给他跪下了,说自己的许多难处,老王说他一再坚持不给一百,小姐刘某恼了,威胁老王说,不给钱,到时犯事就把老王咬出来。老王说,他听到这就火了,说刘某滚犊子!你敢咬我,我整死你!老王说,这个小姐还挺横,说你等着瞧。老王咋也没想到这个刘某犯事后真把他咬出来了。我接了一句:“老王,你没干那事,当时咋不在公安局和小姐理论呢?”,老王说,他是想交了保证金后,再找小姐谈,要不硬坚持在公安局和小姐对质他心里没底。老王说,从公安局出来,他找了这个小姐,这个小姐表示,公安局或是纪检委再查问此事,她就说不认识老王。我估计老王肯定给小姐上了“炮”,不然这个小姐绝不会这么爽快答应的。老王的这个说法,似不像在撒谎,比较合情合理。他与小姐之间扯没扯那事,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老王想尽快把此事了了,不然,拖得越久,损失越大。老王让我帮着想想办法,我跟他讲:如果怕组织部方面有啥举动,一方面要从公安局要保证金,这样公安局方面就会重新调查,等小姐和老王见面,做个假口供也就没事了;另外,通过与老王关系非同一般的市长敦促纪检委把此事调查清楚,这样小姐就会和老王对质,这样问题也就解决了。 老王说他准备给市长打电话,他让我找机会劝劝李杰。
      李杰知道老王把实情当我说了,第二天问妻子,我早就嘱咐妻子,不让她讲,等李杰问,我跟她细说,妻子学不明白,反而引起误会。妻子说,别跟李杰说了,说了李杰非骂老王不可,我说,不说李杰会更以为这里面有事,我一定得说。妻子说,李杰都向她问好几回了,她都没说,妻子说,李杰说了,问我我更不能说了,说不问了,一切听便吧。
      有一天下班,李杰来家,很自然地提及了老王的事,我把实情跟李杰说了,李杰哭得很伤心。我和妻子在一旁一再安慰。
      此事,已经过去了好些天,纪检委方面没什么消息。这事能否影响老王的工作,现在还不好说。但愿此事不了了之,因为,老王也真够倒霉的了,他也实在够可怜的了。(全文完)  

评分

参与人数 1金钱 +5 收起 理由
若愚惜缘 + 5 赞一个!

查看全部评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7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9694
发表于 2015-8-25 09:38:21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精彩,心里活动描写细腻,感情在思维的起伏里增加了诸多悬念,耐人寻味,真的是无风不起浪,事出有因,的确的。故事看点多多,值得一读,精彩的,谢谢分享好故事!
诗心左岸,细心交谈。
好心好缘,真心互换。
惠心如兰,实心雅赞。
用心爱坛,善心美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182

帖子

370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06
发表于 2015-8-25 10:59: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深冬暮雪 于 2015-8-25 16:46 编辑

欣赏张老师又一篇大作,我们散版也在期待您的精彩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8

主题

1182

帖子

370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706
发表于 2015-8-25 11:01:38 | 显示全部楼层
俗话说,无风不起浪,凡事都是事出有因。作者用细腻的笔墨写出了圆梦乡舞厅被举报,小姐刘某出台被公安局当场抓获,继而咬出嫖客之一是王乡长引起的一系列事情。老王平时给人为人本分、老实印象,但却因他有一回找车翻地,求了两台车,翻完,司机非要上舞厅,吃完饭,跳了一会儿舞两个司机就被小姐整小屋去了。接下来,犯事咬他的这个小姐刘某走上前,对老王又亲又啃,也把他拽小屋去了。这个小姐说,只要给一百块钱就陪陪老王。老王说没有一百,就给五十而引起纠纷,惹恼了彼此两个人都撂下了狠话。老王咋也没想到这个刘某犯事后真把他咬出来了。公安局介入调查,自此老王百口莫辩,这个不大不小的事件还被人举报到纪检委,将会影响老王的前途,祸不单行的老王这时又出车祸,致使右腿三处骨折。作者和妻子与老王家交情很好,非常关心事情的进展,以及老王的病情。老王也把作者当做知心人,据实相告,大家也都盼望着这事情能不了了之。作者笔功厚重,心里活动描写细腻,感情、思绪的起伏增加了诸多悬念,真的是无风不起浪,事出有因,同时也告诫那些常去娱乐场所的人,要洁身自爱,为官更不能以强欺弱。假如能与老屯的钱鑫心平气和解决老牛失手被打死一事,假如不去舞厅,借钱不被外人知道,也就不会有人居心叵测当话题,不但丢失了名节,也对自己身心造成很大伤害。文章立意深刻,主题鲜明,语言精练,情节紧凑,是一篇成功的小说作品,好文章!(乱写几句,不妥之处见谅)

点评

你的认真,让我感动。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5-8-28 18:06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87

主题

239

帖子

81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

积分
819
 楼主| 发表于 2015-8-28 18:0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深冬暮雪 发表于 2015-8-25 11:01
俗话说,无风不起浪,凡事都是事出有因。作者用细腻的笔墨写出了圆梦乡舞厅被举报,小姐刘某出台被公安局当 ...

你的认真,让我感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7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9694
发表于 2015-8-29 14: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再次提读精彩,嗯嗯,这篇小说结构布局,语言等等都好,谢谢分享好作品!
诗心左岸,细心交谈。
好心好缘,真心互换。
惠心如兰,实心雅赞。
用心爱坛,善心美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0

主题

1220

帖子

3351

积分

宣传部副部长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3351
发表于 2015-11-10 18: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公众号已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1

主题

1911

帖子

5659

积分

主编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659

最佳新人编辑勋章主编勋章1220左岸风文学社成立纪念勋章

发表于 2015-12-2 11: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作品  问好张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