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左岸风文学网

                                                     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787|回复: 6

贾政

[复制链接]

95

主题

507

帖子

137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76
发表于 2014-5-11 22:45: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姓名 : 贾政(人物原型曹寅)

字 : 存周
朝代 : 清朝
民族 : 汉族
出生地 : 金陵
官职 : 工部主事,工部员外郎
妻妾 : 王夫人,赵姨娘,周姨娘
子女 : 贾珠,贾宝玉, 贾环,元春,探春

人物评价

版本一

他是儒家统治思想的化身。儿子贾宝玉的 叛逆思想使他大为不满,动不动就骂他“畜 生”、“该死的奴才”。曾亲自抡起大板子朝 宝玉狠命打去,随后还要用绳子来勒死 他,因贾母及王夫人的拦阻,才未勒死宝 玉。他是个伪君子的典型,满口仁义道 德,宽柔待下,而实际上他对奴隶的训斥 却是∶“等我闲一闲,先揭了你的皮!”外甥 薛蟠打死了人,他公然徇情枉法;对贪赃 暴虐的贾雨村,他却最是热衷与其来往; 外放江西粮道时,在他的纵容下,手下人 横行不法,公然纳贿。他无能又孤独,儿 女亲属相聚谈笑,他一出现就会让大家敛 声屏息,弄得索然无味,致使贾母也不得 不“撵他出去休息”。当锦衣军来抄检贾府 时,他只会“跪在地下磕头 ”,“心惊肉跳”跺 脚长叹而已。
版本二

说起贾政,不少人脑中就会浮现一张严 厉,死板,生硬的面孔。贾政历来被认为 是假正经,为人迂腐,古板,是典型的封 建卫道士。表面上好象那么一回事,其实 是个不学无术的草包。 贾政平时对宝玉从未有过好脸色,宝玉 一见这位父亲就浑身直哆嗦,不少人也据 此认为贾政根本不爱儿子宝玉。最能证明 他根本不爱这个儿子的是“不肖种种大承挞 伐”一回,亲生儿子竟忍心往死里打,所 谓“虎毒不食子”,老虎尚且不会食子,更何 况万物之灵长的人?而贾政却要“食子”,可 见其毫无舐犊之情,毫无人性。更有人把 两人对立起来,说宝玉是封建叛逆者形 象,是鲁迅笔下“狂人”的雏形,而贾政代表 的是封建地主阶级利益,所以两人之间的 斗争是两个敌对阶级的斗争。

阶级斗争这根弦要时刻绷紧了,这话没 错,但动不动用阶级斗争来套,是否有点 神经质?种种花,养养鸟就是小资情调, 养只鸡就是资本主义尾巴?时间是最公正 的,时间证明这种认识是错误的。 正如人不能没有火性,尤其是男人,男 人之所以成其为男人,就在于男人有火 性。但火性太大也不好,火药味儿太浓是 很危险的,爆炸了咋办?男人火性太大也 是很容易起家庭纠纷的。凡事要有个“度”, 过了这个度就不好了。一样的道理,我们 要时刻牢记我们是马克思主义者,但具体 问题还是应该具体分析,分析作品中的人 物形象应该以作品本身为主,不要舍本逐 末,加上太多的牵强附会。 历来对贾政认识有分歧的主要在两点: 一、他是否是草包。二、他是否爱儿子宝 玉。

人物形象

《红楼梦》里的贾政,作为贾宝玉的父 亲,也算是比较重要的男性角色之一,却 很少有评论涉及。在有所涉及的评论中, 通常都是被嗤之以鼻的“反派角色”——一腐 儒尔。其实,贾政是封建制度培养出的样 板性“正人君子”,当然也是堪“补苍天”的人 才——虽说实际的才干比较平平,却并不 如何腐儒;且在书中可说是“位高权重”的人 物,行事做为也颇有可圈可点之处,是爱 好红学者不应当轻易避开不谈的人物。 贾政的性格特征,在一则其自制的灯谜 里有简约的说明:身自端方,体自坚硬, 虽不能言,有言必应——以“砚台”来状况贾 政甚为贴切。第一句说的是他总以封建社 会的高道德标准来要求自己;第二句是说 他的行为做事难免僵硬,这从他的父子关 系上看的很清楚;第三句是说他为人比较 矜持,寡言少语;第四句是说他的能量。 譬如 制灯迷贾政悲谶语 其内兄林如海托他一美言,贾雨村就能 够很快起复委用;猜灯迷时他一暗道“不 祥”,薛宝钗等果然就“恩爱夫妻不到 头”——如他所料,“这些孩子恐怕皆非富寿 之人”…… 有道是“人贵有

自知之明”,贾政正是难得在颇为自知。第 17回“大观园试才题对额”里,贾政自称愚 鲁,不善吟情文字,准备与众清客先商量 着拟了,再请贾雨村来定夺——按书里已 经显示的,贾雨村“才干尤长”,吟咏亦甚为 不俗,即兴赋诗也算他的拿手好戏——这 在第一回里便有所交代。是故,向雨村请 教,颇有道理。然而,众人却“笑道:‘老爷 今日一拟定佳,何必又等雨村。’贾政笑 道:‘你们不知,我自幼于花鸟山水题咏上 就平平;如今上了年纪,且案牍劳顿,于 这怡情悦性文章上更生疏了。纵拟了出 来,不免迂腐古板,反不能使花柳园亭生 色,倘不妥协,反没意思。’”正可见其自知 的很,并不为清客们的马屁所动。对照那 个时代的儒生,大都“迂腐古板”而不自知, 贾政着实高明多了。 贾政于贾宝玉是所谓的“严父”,对宝玉 十分严厉,要求严格到几近苟刻。但他在 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并无良策。面对史太君 对孙子的溺爱,多半只有干着急的份,或 者想着采取矫枉过正的方法,便有意不给 儿子好脸色看,真正难得有好声气,却也 可见其性情尚率真。在尽孝与教子的矛盾 中,贾政则适应当世的道德规范,只得以 孝为先了。糟糕的是,父子的关系几乎变 异为猫和老鼠的关系。做父亲的最吝啬的 竟然就是鼓励孩子,简直是在开教育的玩 笑——总是斥责斥责再斥责。分明应当好 好夸赞的时候,最好的评价仍逃不过是批 评的方式:“也难为他了,就是不肯读 书!”——这也算夸赞吗? 贾政系工部员外郎,也曾经放为学差。 其人方正为身,为官颇欲正直清廉,而缘 于能力有限,所谓“不好俗务”,终究为手下 所趁。这在放学差等回里有所提及。 贾政平时喜好读书和清谈,周围颇多清 客相公之流,以助谈兴。为人颇为爱才有 加。那些清客相公和他关系够深密的,却 始终没见他做过推荐,显见得他不是胡乱 推荐人的。但他对妹夫林如海却甚为重视 ——人家可是探花郎呢。是故,对妹夫推 荐的贾雨村,立即爱屋及乌的重视,见面 考察果然赏识有加,做了力荐。 贾政书读过不少,这一点应该没什么疑 问。贾政偶尔还跟门客吟诗作赋,与家人 猜灯谜,可见他也并非古板得不可救药。 虽然吟诗作赋可能是附庸风雅,有他在孩 子就不能尽兴地玩,但至少也说明他是不 想做个古板的长者,而渴望与孩子们沟 通、与家人亲近的。 贾政书读过不少,这一点应该没什么疑 问。贾政偶尔还跟门客吟诗作赋,与家人 猜灯谜,可见他也并非古板得不可救药。 虽然吟诗作赋可能是附庸风雅,有他在孩 子就不能尽兴地玩,但至少也说明他是不 想做个古板的长者,而渴望与孩子们沟 通、与家人亲近的。

对儿子爱

他平时对宝玉为何没有好脸色?宝玉不 好好读书,不与身边的士人多接触,

整日与女孩子们厮混。这也许是为人处世 的准则不同,人生观、价值观不同。贾政 认为男人就应该“留意于孔孟之道,委身于 经济之间”。宝玉则发现了女性作为人的 美,是“水做的”,比“泥做的”男人不知好多 少。但他太理想化了。理想是好的,但还 要注意现实的问题。整日与女子厮混能维 持生计?男人是应该有所建树,有点出息 的。一个家庭,男人是顶梁柱,全家的依 靠。你宝玉总不能永远生活在长辈的庇护 之下!哪天祖母、父母都撒手归西了,这 个家靠谁?到那时还整日如此能有饭吃? 能养活这一大家子人?难不成想做败家 子?所以贾政这样做是未雨绸缪,他的头 脑还是蛮清醒的,目光也是看得挺远的。 “不肖种种大承挞伐”一回,看到了阶级 斗争的残酷,贾政的凶残、冷血,贾政打 宝玉是因为宝玉一向不安心读书而喜欢女 子厮混;因为与贾府关系不怎么样的忠顺 王府刚来人说宝玉拐跑了他们王府的戏 子;因为贾环告密说金钏的死是因为宝玉 想**她!多种因素结合起来,点燃了贾政 心头的怒火,怒不可遏只好家法伺候。所 谓“万恶*为首”,在中国“*”一向为人所不 齿,况这混世魔王也太不成器了,平素就 喜与女子厮混,还结交下作的戏子,更惹 得忠顺王府上门要人,多丢人!这种儿子 死了倒干净,一了百了,否则不知还会闯 多大的祸呢!贾政打宝玉,是恨铁不成 钢,是感到宝玉已无可救药才下了狠心, 打在宝玉身上,痛在自己心上。

当然贾政也有调查不明之过。 在中国古代的文化传统中,有一种强烈 的理性精神,支配着人们的价值取向。它 在生活中处处强调人伦物理的井然有序, 以及个人对这种井然有序应担负的责任, 而对个人的正常需要往往重视不够。在古 代,家训也以“严”出名。贾政之对待宝玉的 方式,正体现了中国传统的思想意识。自 私是人的天性,虽然一般人都有私心,但 作为人还应该合理克制这种私心,而中国 人在处理这个问题时,更有讲究。中国人 在“小我”与“大我”关系处理上,往往会选择 小我服从大我,因公而忘私。中国人又很 讲究奉献精神,在集体利益和个人利益发 生矛盾时,又往往会选择个人利益服从集 体利益。贾政虽然爱宝玉(所谓虎毒不食 子,更何况人),但在个人爱子之心与家 族利益(宝玉很可能是败家子)发生矛盾 时,又毫不犹豫(也许有过激烈的心理斗 争)选择了以家族利益为重。

可怜之处

红楼梦贾府之中男人堆儿里,除宝玉被 诉诸最多笔墨之外,贾政的出场频率便属 其次了,不管是宝玉挨打受骂还是被提问 作业,每个场景是定然少不了贾政这个老 爹的份的。但是贾政作为荣国府的一家之 主大男人,虽然有挥斥一方的大权号令, 却也并非处处遂愿的,可怜男人贾政的可 怜之处在如下几点: 其一、娶了个木头一样(贾母言)的呆 老婆王夫人,又纳了个阴险狡诈歹毒的小 妾赵姨娘。 说到骨子里,贾政也是个有点浪漫主义 的人,要不然他也不会在那大观园初造之 后附庸风雅的请了一班子糟粕文人去逐门 逐石的题联题字,不会每每为逗贾母一乐 而让宝玉贾兰等吟诗作对,不会在众人之 前经常提出宝玉来让他一露才华而口中斥 责心内自喜。他的浪漫大多也是继承于贾 母,老太太年纪虽然大心却不老,每每与 小丫头们猜拳划令思维灵巧的取乐子,对 人的观察更是入木三分,只是贾政未能把 她的聪明基因多传承一些来,以至于后来 为下人所欺,外人所累,差点不得自保。 而贾政虽然有着浪漫的本性,可惜生不逢 时,身上又被赋予了太多的束缚,他是不 能够也不可能躺在贾母宠爱的怀抱里象宝 玉一样的随心所欲的,他需要维护他作为 一个有身份的朝庭命官的虚伪正经面目, 需要支撑一个一家之主的大架子,需要在 媚俗之人中搞好官场交际。所以他绝对不 可以有些许放荡形骸之举落人口实,因此 即使他尚存着那么一点子诗心,也只能在 宝玉贾兰身上去略一体现采摘了,也更因 为如此,他分外不喜欢那个形容萎缩不能 诗不善言的庶出儿子贾环。

贾环如此嚣张,家务事如此没有天理公 断,只因为贾政优宠偏袒赵姨娘,而王夫 人对贾政的偏心偏爱畏惧到连宝玉的权益 都不敢公然维护。 说起贾环,便不能不提一提贾环的母亲 赵姨娘,赵姨娘虽然是贾府中最为阴险刻 薄奸损的小人(作者让她死于非命受尽折 磨不得善终,也不过是加了人为思想,因 为现实生活中这类小人很少象书中所写的 行为败露千人指骂,反而这种小人一般还 是活得比较滋润的),贾府中人个个都不 喜欢她,甚至连她自己的亲生女儿探春, 都不肯敷衍她一声,但是她毕竟是贾政的 小老婆,作为贾政,纳这么一房妾,不知 道是贾母的主意还是贾政以前自己眼拙, 反正儿子女儿都生了,就不能当这个老婆 不存在,又不能跟其它小丫头一样的撵了 出去配个小子完事,只好忍受这个老婆作 孽折腾,唯可怜贾政命苦了。 其二、官场不顺,屡屡遭折,没有管理 天才。 而贾政官场不顺的主要原因并不在于 他,其中有门人作怪的,也有受亲戚牵连 的,总之来说贾政在官员之中特别是对比 当今的官员们,他还属于一个老实人,在 个人来说,他也算是个好人,不仅对迎春 的出嫁很惋惜并且对贾赦力谏只是最终未 能凑效,不象贾赦一样的置自己女儿的命 运于不顾,致使迎春命丧黄泉。一事可见 一斑,虽然他打宝玉,也是为了宝玉好, 试想就算如今的父母又有哪个不望子成龙 望女成凤的,此心还是可鉴的。后来贾政 的门人贪污乱来,他自己也并没有些许的 不端,倒是老老实实行事,勤勤恳恳做 人,处处小心谨慎,而且因此还落得下人 的怨恨和离弃。放外任时候不但没有给贾 府挣来什么额外收入,反而每每从家里找 贴补,只有那些跟随的下人们家属倒是衣 着日渐光鲜,而贾府却日渐亏空。 贾政的老实造成了他的祸患,但后来也 救了他,毕竟他为人处世的那种愚忠愚孝 愚谦逊还是感动了北静王一干人,并为此 保举了他官复原职。 与他相比,贾府中比他有心计的人就多 了去了,第一个贾母,若不是老太太尚计 算着留了几个救命钱,贾姓两府也就亡于 那次抄家了,且贾母善于用人,在管家理 财中,是为大聪明也。第二个王凤姐,大 事小事刻薄事,都能行得,大人小人家外 人,都能管得,可惜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最终贾政的降职,她也脱不了干系,王凤 姐之聪明,是为小女人的小聪明。 贾政无 能,怨不得天,尤不得人,只能可怜他自 己继承IQ太低,心眼太少了。 尽管贾政本人“端方正直”、“勤俭谨 慎”,但禁不住属员蒙蔽哄骗、上下其手, 最终贾政栽了筋斗,受到“失察属员,重征 粮米,苛虐百姓”的弹劾。幸而皇上念旧开 恩,说是:“本应革职,姑念初膺外任,不 谙吏治,被属员蒙蔽,着降三级,加恩仍 以工部员外上行走,并令即日回京。”“清 官”贾政的官路历程,就这样惨淡收场。 其三、养子均不孝。 首先一个不孝的就是贾环,不但行容体 态萎缩上不得大雅之堂,且行事极肖其 母,阴险又恶俗,虽然贾环也想讨好自己 的父亲,可惜每每不得脸。他的凶心和劣 行也最终导致自己无人理睬陷入毫无发展 前途的境地。 后一个不孝的就是宝玉,不知道是借了 玉的灵光还是贾母的聪明隔辈儿传,宝玉 的聪明很非其它两个儿子可比,可惜不放 半分力气到功课上,却把心思都花在了姐 姐妹妹的胭脂膏子豆蔻花上了。虽然如 此,他在大试之时却一举中了第七名,可 见其聪明非同一般。只是宝玉就是宝玉, 功成名就之时却出家断了尘缘并且一去缥 缈无踪迹,从回报父母养育之恩来说,是 为大不孝了,贾政虽然难过心痛,也只能 以宝玉原本就是天界的神仙来安慰自己, 只当白白疼了他一场,在一个父亲来说, 这真是最大的伤害。 第三个不孝的便是贾兰的父亲贾珠。还 没生下儿子便奔了黄泉,既不养父母又不 养子女,虽然这并非为他所愿,但毕竟还 是行不了孝心了,抛下孤儿寡母无人照 看,反倒要父母操劳挂念,他的死,是生 生给父母心上戳了一刀,好多年后的贾政 及王夫人想起这个早逝的儿子还是颇为伤 感。 三个儿子的消与灭,有毁于自行不义有 毁于天力有毁于疾病,但总的来说贾政虽 然严于教子极爱面子,可怜到最后竟然也 没有一个能给他争脸的。 亲人友人世俗人,家事国事体面事,娶 妻不贤,官场不顺,养子不孝,可怜巍巍 峨峨堂堂煌煌的贾府大男人贾政,一生做 人,却没能做得一个成功的男人。

家庭情况

婚姻关系

王夫人:表面上温和仁慈,实际上昏庸 无能。生下长子贾珠、长女贾元春、次子 贾宝玉。逼死了金钏、晴雯,逼得芳官、 藕官、蕊官出家,撵出了四儿。 赵姨娘:小妾。个性卑劣自私、小头锐 面。生下个性与赵姨娘完全相反的次女贾 探春、以及与其行为和作风形似的三子贾 环。 周姨娘:小妾。出场次数极少,谓曹雪 芹的不写之写,因没有生育而不受重视。

儿媳妇

贾政偏爱黛玉远胜过宝钗。应该说,贾 政虽然难免俗世之陋处,却不是个坏人, 而且有着十分强烈的是非观念和正义观。 他对于林黛玉的父亲、自己的妹夫林如 海,是十分欣赏的。林黛玉进京前,林如 海在向贾雨村托付时有过这样的描写: 如海道:“天缘凑巧,因贱荆去世,都中 家岳母念及小女无人依傍教育,前已遣了 男女船只来接,因小女未曾大痊,故未及 行。此刻正思向蒙训教之恩未经酬报,遇 此机会,岂有不尽心图报之理。但请放 心。弟已预为筹画至此,已修下荐书一 封,转托内兄务为周全协佐,方可稍尽弟 之鄙诚,即有所费用之例,弟于内兄信中 已注明白,亦不劳尊兄多虑矣。”雨村一面 打恭,谢不释口,一面又问:“不知令亲大 人现居何职?只怕晚生草率,不敢骤然入 都干渎。”如海笑道:“若论舍亲,与尊兄犹 系同谱,乃荣公之孙:大内兄现袭一等将 军,名赦,字恩侯;二内兄名政,字存 周,现任工部员外郎,其为人谦恭厚道, 大有祖父遗风,非膏粱轻薄仕宦之流,故 弟方致书烦托。否则不但有污尊兄之清 操,即弟亦不屑为矣。” “(贾政)为人谦恭厚道,大有祖父遗 风,非膏粱轻薄仕宦之流,故弟方致书烦 托。”看得出来,林如海对于贾政的评价很 高,也说明了林如海和贾政的关系很不 错。评论界也有过“贾政、林如海实为一 人”之说,意思说这两人的根基品性爱好都 极为相似。为了能让黛玉进京并在贾家常 住,不得不写林如海亡故,于是便在贾政 的身上隐写了林如海。贾政欣赏贾雨村的 才华,可见也是个重文采之人,以林如海 这样的读书人品格,贾政更应该是极为欣 赏的。而林如海的女儿林黛玉,既是出身 于书香门第的才女,又是自己的外甥女, 贾政不可能不十分爱护。在宝黛二人读西 厢一段文字中,宝玉惹急了黛玉,黛玉半 羞半恼半撒娇地声称要向舅舅贾政去告 状。虽然贾政是宝玉的父亲,是宝玉最害 怕的长辈,但从林黛玉动不动搬出舅舅贾 政来做救兵这一件事就可以看出:贾政和 林黛玉的关系是比较融洽的。一个年轻女 孩子,肯定不会把自己讨厌或是害怕的人 搬来做救兵,这是个正常的心理惯性。 另外在第七十六回中,对大观园中的两 处景点凸碧堂和凹晶馆,林黛玉曾对史湘 云说过这样的话: “实和你说罢,这两个字还是我拟的呢。 因那年试宝玉,因他拟了几处,也有存 的,也有删改的,也有尚未拟的。这是后 来我们大家把这没有名色的也都拟出来 了,注了出处,写了这房屋的坐落,一并 带进去,与大姐姐瞧了。他又带出来,命 给舅舅(瞧过。谁知舅舅)倒喜欢起来, 又说:‘早知这样,那日该就叫他姐妹一并 拟了,岂不有趣。’所以凡我拟的,一字不 改都用了”

通篇看来,贾政这个人物就是个不苟言笑 的老古板,从未见他有过什么高兴的事 情,就连女儿当了贵妃这样的大喜事,书 中也没有描写他有多么“喜欢”。可在这里看 了林黛玉所拟的两个景点名称却“喜欢起 来”。要知道这项任务本应该是宝玉来完成 的,宝玉才疏,由黛玉暗中代劳,作为父 亲,贾政知道后不仅没有责怪,反而很高 兴,甚至后悔“那日该就叫他姐妹一并拟 了”,还命令凡黛玉拟的额联都一字不改, 全部用了,足见对于这个外甥女的疼爱程 度。 贾政这个人经历了多年的官场宦海沉 浮,已经变得俗气世故了。但这个人本身 不仅不坏,还一心追求高雅学问。对宝玉 不断地责骂教训也是为了能让儿子更求上 进,不要一天到晚混迹于女人堆,荒废了 学业,对于一个父亲,这不是不可以理解 的。书中关于贾政对贾雨村的人品评价并 没有涉及,但对于他的才华,贾政是十分 肯定的。当然,贾雨村也的确是有些不同 凡响的才华,虽然人品确实存在问题。但 对于一个钟爱读书人的贾政而言,学问也 许是大过一切的。所以,林家父女无论如 何,都能够博得贾政的好感。 但薛氏一家不同。薛家一出场就是因为 薛蟠惹上了人命官司,打死了人,要靠贾 家出面调停。宝钗虽然争气,但摊上薛蟠 这么一个“呆霸王”哥哥,成日只会惹事,如 果跟他们结了亲,今后必定是麻烦不断, 官司缠身。贾政作为一个颇具正义感的官 员,其实十分不愿意结上这样的亲戚。更 重要的是,薛氏一家是王夫人的至亲,贾 政素来讨厌王夫人,对王夫人的亲戚也不 会有好感。所以,书中凡写道贾政和宝钗 有接触的地方,总是会写出贾政的反感或 是不良情绪。以此来看,王夫人和薛姨妈 所盼望的金玉良缘,贾政是没有任何理由 支持的。对于宝玉的婚事,贾政明显是倒 向贾母一边的。所以,赵姨娘断然不会去 贾政面前吹“金玉良缘”的枕边风,否则就是 找骂了! 当然,作为薛姨妈的姐姐,贾宝玉的母 亲,王夫人在这件事情上的立场还是最为 尴尬的:自己明明不中意林黛玉,却又没 有办法。对于一个母亲而言,娶了媳妇的 儿子就等于一半儿的归属权属于了另外一 个女人了,而如果那个女人与自己不合, 那就等于是失去了整个的儿子了! 另外,王夫人和贾政的关系向来不和, 贾政一次次如此严厉地教训宝玉,很大一 个缘由是因为宝玉是王夫人生的孩子,他 的身上遗传了很多与王夫人相似的东西, 一看到宝玉就会想到王夫人,这是最让贾 政所不能够容忍的!其实,贾政并不是个 不讲亲情道理的父亲,像贾环那样龌龊的 儿子也从来没见他这个做父亲的有过什么 厌弃和打骂,相反对于出色的宝玉却有些 不近人情。某种程度上讲这是孩子母亲的 问题! 王夫人其实也很明白地意识到了这一 点:自己已经失去了丈夫的心,所以全部 希望都放在儿子身上,如果他真能顺着母 亲,那将来自己还能有个依靠,如果连儿 子都不偏向自己了,那王夫人就真的成孤 家寡人了!不用说,林黛玉明显就是贾母 那边的人,宝玉从小是跟着贾母长大的, 对于祖母的感情比对她这个母亲还要深 厚,这一点王夫人一直耿耿于怀!所以, 选宝钗还是选黛玉,不光是儿媳妇的问 题,更关系到自己的终身依靠!即便日后 王夫人对林黛玉痛下“杀手”,作为读者,也 应该充分理解,趋利避害是人之常情,王 夫人亦不能免俗!

原型辨析

背景

《红楼梦》第一回写到,石头对空空道 人说:“我半世亲睹亲闻的这几个女子,虽 不敢说强似前代书中所有之人,但事迹原 委,亦可以消愁破闷;也有几首歪诗熟 话,可以喷饭供酒。至若离合悲欢,兴衰 际遇,则又追踪蹑迹,不敢稍加穿凿,徒 为供人之目而反失其真传者。”(第4页) 从这一段文字可以看出,小说是作者(“石 头”的原型人物)根据亲身经历创作的,所 叙人物事件都有迹可循,有案可察。对于 石头的说法,甲戌本有眉批:事则实事, 然亦叙得有间架、有曲折、有顺逆、有映 带、有隐有见、有正有闰,以致草蛇灰 线、空谷传声、一击两鸣、明修栈道、暗 渡陈仓、云龙雾雨、两山对峙、烘云托 月、背面敷粉、千皴万染诸奇书中之秘 法,亦不复少。余亦于逐回中搜剔刳剖, 明白注释,以待高明,再批示误谬。这一 段脂批是对作者改造加工人物和情节原型 的艺术手法的总结。这里深入讨论小说中 的人物贾政的“原型”。

曹寅

“独他家接驾四次”的曹寅 小说第十六回写到,王熙凤和赵嬷嬷说 起了“当年太祖皇帝仿舜巡的故事”,赵嬷嬷 说:“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嗳哟哟, 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 眼看见,告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 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 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 ”(第217页)甲戌本对此有侧批:“甄家正 是大关键、大节目,勿作泛泛口头语看。 ”小说中“甄家”和“贾家”的关系,其实就 是“真”和“假”的关系。作者写“甄家”,是为 了能够巧妙地透露“贾家”真实的情况,“甄 应嘉”接驾四次,就是在说“贾政”接驾四 次。红学研究者和众多读者早已熟知,“接 驾四次”的“甄家”指的就是康熙皇帝六次南 巡接驾四次的曹寅家,因此“贾政”的原型人 物就是曹寅。曹寅是何许人?结合《曹雪 芹家世新考》(增订本)和《红楼梦论 源》等专著对曹寅做概要介绍。 曹寅生平概略 曹寅,字子清,号荔轩、楝亭、雪樵、 鹊玉亭、柳山居士、棉花道人、紫雪轩、 紫雪庵主、西堂扫花行者,晚年又有盹 翁、柳山聱叟等别号。清世祖顺治十五年 九月初七(1658年戊戌年10月3日星期四 辛丑日)生于北京;康熙五十一年七月二 十三日(1712年壬辰年8月24日星期三甲 辰日),曹寅因积劳成疾,患疟疾于扬州 去世。少年曹寅的启蒙老师是其父江宁织 造曹玺特地为之聘请的明代遗民马銮(相 伯),曹寅在马相伯的严格教育下,才智 很早就得到发展,有“神童”之誉。小说第二 回中冷子兴说贾政“自幼酷喜读书,祖父最 疼”(第28页),这是符合少年曹寅的实际 情况的。13岁前后,曹寅可能成为了康熙 的伴读,数年的伴读生涯使康熙建立了对 曹寅的充分信任。青年时代的曹寅文武双 全、博学多能而又风姿英绝,二十多岁时 被提拔为御前二等侍卫兼正白旗旗鼓佐 领。清代初期,御前侍卫和佐领都是十分 荣耀的职务,镶黄、正黄、正白三旗乃皇 帝自将之军,曹寅能任此要职,显然是康 熙对这位文武全才的伴读特加关照的结 果。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甲子年)六 月,曹寅的父亲、时任江宁织造的曹玺在 任上病逝。“是年冬,天子东巡抵江宁,特 遣致祭;又奉旨以长子寅协理江宁织造事 务”。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庚午年)四 月,曹寅被康熙提拔为苏州织造;三十一 年(1692年壬申年)十一月,调江宁织 造。其所遗苏州织造一缺,由其内兄李煦 (时为畅春园总管)接替。清代内务府地 位特殊,织造品级不高,却是“钦差”官员, 凡织造到任,地方督抚必须亲自迎接跪 请“圣安”。曹寅和李煦均是康熙的亲信, 有“密折奏闻”之权,负有监视江南官场、密 报南方政治动态及笼络汉族上层知识分子 的重任。康熙四十二年(1703年癸未 年),曹寅与李煦奉旨十年轮管两淮盐 课。林黛玉的父亲、贾宝玉的姑父、“钦点 巡盐御史”林如海,其原型人物就是李煦。 次年七月,钦点曹寅巡视淮鹾,十月就任 两淮巡盐御史。四十四年五月,曹寅奉旨 总理扬州书局,负责校刊《全唐诗》,次 年九月刊毕试印,“进呈御览”。康熙皇帝于 四十六年四月亲撰序文,五十年三月正式 出版。五十一年三月,曹寅又奉旨刊刻 《佩文韵府》,且亲至扬州天宁寺料理刻 工。七月,曹寅在扬州患了疟疾,请李煦 转奏求赐“圣药”。康熙闻奏后,赐驿马星夜 驰奔扬州,送“金鸡拿”为曹寅治病,并限九 日到扬州。这种恩宠厚待在当时是绝无仅 有的。曹寅死后,当时的江西巡抚署两江 总督郎廷极上奏称:“江宁地区士民”“纷纷 在奴才公馆环绕具呈、称颂曹寅善政多 端,吁恳题请以曹寅之子曹顒仍为织造”; 康熙则以“曹寅在织造任上,该地之人都说 他名声好,且自督抚以至百姓,也都奏请 以其子补缺。曹寅在彼地居住年久,并已 建置房产,现在亦难迁移”为理由,一反织 造必须从内务府司员中简派的惯例,特命 仅有监生资格的曹顒继任江宁织造。曹寅 一生两任织造,四视淮盐,任内连续四次 承办康熙南巡接驾大典,其实际工作范围 远远超过了其职务规定,所受到的信任与 器重也超出地方督抚。曹寅在江南的二十 三年,乃是曹家“烈火烹油、鲜花簇绣”的鼎 盛时代。程乙本第三十七回写到,贾政“自 元妃归省之后,居官更加勤慎,以期仰答 皇恩。皇上见他人品端方,风声清肃,虽 非科第出身,却是书香世代,因特将他点 了学差,也无非是选拔真才之意。” 第八十 五回写到,北静王对宝玉说:“昨儿巡抚吴 大人来陛见,说起令尊翁前任学政时,秉 公办事,凡属生童,俱心服之至。”(第 1218页)第九十六回写道:“那年正值京 察,工部将贾政保列一等。二月,吏部带 领引见。皇上念贾政勤俭谨慎,即放了江 西粮道。”(第1352页)由这些情节可以看 出,贾政为人为官正直、清廉、谨慎、勤 勉,这也是符合曹寅的实际情况的。有人 说“贾政”就是“假正经”的谐音,这恐怕是没 有根据的误解。 曹寅与江南名士的交游 朱淡文在其著作中指出,种种历史文献 证实,曹寅与明遗民及江南上层知识分子 之诗酒流连决不能仅以文人积习视之,亦 决非曹寅个人之礼贤下士所能涵盖。此乃 康熙皇帝笼络南方士子、磨灭其反清意识 的政治决策,曹寅等人则为具体实施之臣 僚而已。康熙十七年正月,圣祖皇帝下诏 于明春举行博学鸿儒科考试。曹寅当时二 十三岁,在京任銮仪卫治仪正,曾参与考 试接待事宜,与各省著名学者傅山、顾景 星、邵长蘅、李因笃、汪琬、陈维崧、施 闰章、阎若璩、尤侗、朱彝尊、姜宸英、 毛奇龄、毛际可等人都建立了较深的感情 和友谊,其中大多数人在曹寅任织造之后 仍与其保持密切联系。康熙二十三年五 月,曹玺去世,曹寅南下奔丧,在江宁逗 留一年,与一些遗民有密切交往。由于曹 寅风流儒雅,文才华瞻,又是明遗民顾景 星之甥,因而在南北两地都受到推崇,很 快为遗民和汉族上层知识分子认同。曹寅 任织造之后,与江南人士的交游更加广 泛。有人统计,与曹寅有诗文交往者约二 百人,其中有当时极有影响的知名人士。 由于曹寅在江南二十多年认真执行康熙皇 帝的既定政策,曹寅成为主持东南风雅、 众望所归的人物,在江南地区享有极高的 声誉。从小说文本来看,贾政与江南名士 的交游也相当频繁和密切。第七十八回写 到,贾政“起初天性也是个诗酒放诞之 人”(第1125页),可见贾政年轻时相当活 跃,与文人墨客的诗酒流连不在少数。作 为“员外郎”的贾政在门下养了一大帮清客相 公,闲时吟诗作赋,吃酒下棋。从这些清 客相公的名字来看,小说作者常常以谐音 的方式讥讽这些人的道德人品;但从小说 其他的情节来看,这些清客相公往往具有 某一方面的特殊才能,堪当“名士”之誉。例 如,大观园的总设计师、建筑师和园艺师 是“老明公”山子野,“凡堆山凿池,起楼竖 阁,种竹栽花,一应点景等事”,全由山子 野规划设计(第220页);单聘仁和卜固修 两人精于戏曲,贾蓉“下姑苏请聘教习,采 买女孩子,置办乐器行头等事”(第218 页),必须要带着这两位一同前往;“詹子 亮(詹光)的工细楼台就极好,程日兴的 美人是绝技”(第587页);王尔调“最善大 棋”(第1211页);嵇好古精于抚琴(第 1239页)。贾政能够将这些人笼络到身 边,与曹寅“主持东南风雅、众望所归”的特 点是相类似的。 曹寅的巨额亏空 康熙皇帝的后四次南巡均在曹寅任内, 南巡给曹家带来了四次接驾的“富贵风流”, 但也因此造成了曹寅的巨额亏空,种下了 曹家由盛转衰、最终被抄家的祸根。据有 关文献记载,曹寅接驾相当奢华糜费,而 接驾的支出绝大部分是一笔烂账,无法向 户部报销,只能在盐课银中挪移以挖肉补 疮。在瞬息繁华的“虚热闹”之后,留下的是 一片足以令曹家陷身没顶的茫茫债海。素 与曹寅不和的江南总督噶礼准备公开参 奏“曹寅李煦亏欠两淮盐课银三百万两”,康 熙袒护曹李,出面阻止,一方面又提醒两 人设法补完亏空。但这个巨大的漏洞无法 补全,以至于新任运使李陈常拒绝交接。 除南巡接驾的花费之外,曹寅大量亏空的 原因还有不少,例如为应付朝廷显贵的贪 婪索要,不得不成千上万地“打点”、“馈 送”;为联络争取江南地区文士的花销,日 积月累也相当可观;日常生活讲究排场, 追求风雅,奢华糜费;蓄养家伶,佞佛好 道。贾府的经济困境也是令人触目惊心, 一方面是日常生活铺张奢华,另一方面则 要靠王熙凤偷偷典当财物和放高利贷艰难 维持着一个庞大的空架子。元春省亲显然 是隐射康熙南巡以江宁织造署为行宫的史 实,而接待元春省亲的花费正是对贾府原 已疲弱不堪的经济状况一次沉重的打击。 第五十三回贾珍、贾蓉和乌庄头的一段对 话透露了贾府的艰难状况及其原因:贾珍 道:“正是呢。我这边倒可已,没什么外项 大事,不过是一年的费用。我受用些就费 些,我受些委曲就省些。再者年例送人请 人,我把脸皮厚些也就完了,比不得那府 里,这几年添了许多花钱的事,一定不可 免是要花的,却又不添些银子产业。这一 二年里赔了许多,不和你们要,找谁 去?”乌进孝笑道:“那府里如今虽添了事, 有去有来。娘娘和万岁爷岂不赏呢?”贾珍 听了,笑向贾蓉等道:“你们听听,他说的 可笑不可笑?”贾蓉等忙笑道:“你们山坳海 沿子上的人,那里知道这道理?娘娘难道 把皇上的库给我们不成?他心里纵有这 心,他不能作主。岂有不赏之理,按时按 节,不过是些彩缎、古董、玩意儿。就是 赏,也不过一百两金子,才值一千多两银 子,够什么?这二年,那一年不赔出几千 两银子来?头一年省亲连盖花园子,你算 算那一注花了多少,就知道了。再二年, 再省一回亲,只怕就精穷了!”贾珍笑 道:“所以他们庄客老实人:‘外明不知里暗 的事’,‘黄柏木作了磐槌子,外头体面里头 苦。’”贾蓉又说又笑向贾珍道:“果真那府 里穷了,前儿我听见二婶娘和鸳鸯悄悄商 议,要偷老太太的东西去当银子呢。”(第 742页)接待省亲是贾府经济的沉重负担, 而上文所列曹寅巨额亏空的几个重要原 因,都是导致贾府财政状况每况愈下的因 素,并在作品中得到了生动形象的描绘和 反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2

主题

530

帖子

1658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658
发表于 2014-5-11 22: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怎么知道上帝是个女孩? 呵呵,我到你的文章里来寻找答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20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副站长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0065

最佳新人活跃会员忠实会员1220左岸风文学社成立纪念勋章编辑勋章高管勋章主编勋章

发表于 2014-5-14 11: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仔细很认真。。。
归去花间影,来时衣上云
























墨饮兰亭序,笺开苏子文。
捻霜冰作影,裁露玉为裙。
归去花间影,来时衣上云。
]</strong>





















归去花间影,来时衣上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5

主题

507

帖子

1376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376
 楼主| 发表于 2014-5-14 18:40:28 | 显示全部楼层
衣上云 发表于 2014-5-14 11:20
很仔细很认真。。。

云上衣你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