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左岸风文学网

                                                     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001|回复: 5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 十五攻桥正在进行

[复制链接]

42

主题

54

帖子

23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2
发表于 2017-4-20 08: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尹班长觉得自己连长还有话交代。就立刻转过身来:“连长。”
“你们尽量往桥边上跑,跑得越快越好,这样就更能接近鬼子,先不要开枪,有一点,你必须抢在鬼子前开枪,知道吗?”
“嗯。”
“快!” 徐连长非常机敏而沉着地说,也希望立刻行动。
然后,尹班长就带着肖龙等十多个战士向桥左边迅速跑去。
徐连长带着计又平等十多个战士从桥右边向桥南跑去。
   他感到两头齐进,能分散鬼子的注意力。他当然是不确定鬼子到底有多少人,火力分布的情况,总得感觉应该是不会有很多人,还有一点,目前河间地区八路军根据地处在鬼子的大量围剿中,这个局势就表明:这里不可能还有很多鬼子的这一事实。尹班长这时端着步枪,带着战士15个,往桥左边迅速地跑去。他边跑,边看看那面(南面桥边)鬼子的状况和极力想徐连长说的话。
从这一面到那面桥头非常远,而桥那面的鬼子有可能会发现他们,或者就能看见他们,这是躲不过去的,必须要面对。可徐连长发现岗棚边的几个鬼子在聊天,也许是机会,因为人一旦聊天,就会聊得兴致颇浓,根本就顾不了别的情况,更重要的是:桥上鬼子少,那么,就算一打响,在一边的鬼子还有一个判断过程,如果有鬼子跑回去汇报,又回耽误一些时间,而夺取大桥的时机应该在这一几分钟不到的时间。而且,还有一个重点是:跑的越快,就更能接近鬼子,那就意味着近距离的战斗马上开始。
“快,同志们!”尹班长喊。他把声音尽量放低。他注意到:那几个鬼子还站在那里聊天。并立刻把身子弓着跑。
这时他喊道:“吴老二!吴老二!”
“是,班长。”机枪手吴梁有抱着机枪,跑到自己班长的身边。
“等会,你看见左侧桥头的鬼子有移动,就立刻开枪。记住,他们一拿枪,你就加紧先开枪。明白啦吗?”尹班长立刻说,这无疑是最有效的方法。
“是班长。”
“你们要紧跟着我,听到没有!”尹班长特别地强调又说,因为,他想极力做成这次夺桥行动,减少自己战士损失,特别是战士们的伤亡问题。就立刻回头对跑在身后的战士们说:“同志们,注意前面的敌人。”
杨得来说:“班长,前面才有五鬼子,你紧张干什么?”
尹班长立刻回头,瞪了他一眼。“杨得来,你对面的鬼子不是打一下就完了的,肯定附近还有。”
经班长这一说,他才明白。然后李进讥笑道:“杨得来,就你这小孩的智力,还要领着我们打鬼子,我看你最好呆在家里好点。”
“李进,你居然笑话老子,你比老子差远了。”
“明明是你差远了,你脸皮真厚。”
“你们俩在干么?”尹班长边跑,跑回过头来,一个脸十分的严厉通红,“这是什么时候,你们两个还在这里讲笑话,不想要命了!真不该带你俩来。”
杨得来、李进不敢再说了,在尹班长的呵斥下。
“注意前面的鬼子!”尹班长凶神般吼道。又把脸像凶神般,瞪了他俩一眼,似乎是再警告他俩。就继续往前跑。
他们就往前面跑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54

帖子

23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2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09:5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十六)



       徐连长在往前面跑,一个人跑在最前面,同时,这一举止隐含着被打死的可能性迅速增加,也同时是他打击鬼子的绝好时机。他边跑,边观察前面在桥面上鬼子的举动。他跑得更快,此刻如百米般冲刺,几乎就没有丝毫的停步,他仿佛要用自己的身子吸引鬼子的注意并保存自己战士。他知道必须在不利的情况下,跑近鬼子,因为,他已经跟尹班长讲过了,在鬼子喊来更多鬼子前,立刻形成对对方的猎杀,在鬼子没有完全反应过来时,尽量杀灭更多的鬼子。他跑着,两只眼睛紧紧盯住桥头边上的鬼子,毕竟还有几个鬼子在他前面岗棚边,他们可能马上发现在跑近的八路军,可能......徐连长意识到自己还可能遇到想不到的情况,他不管这些了,此刻这些都不再重要,他认为跑得越近,战机对八路军越有利。
这时,他看见三个鬼子还在聊。可一个鬼子不知说了什么,顿时,三个鬼子一起回头一看,他们看见了徐连长和他身后的十多个八路军战士,还有尹志刚班长那面的战士,跑过了大半的桥面,就要接近他们了。
一个叫龟次郎的鬼子叫喊:“有八路!”一个鬼子还是反应了过来,不过脸上还是在惊慌中。
“快,石原君,你快去路边帐篷里报告佐佐木小队长。快去!”这个叫铃木俊一郎的鬼子喊道,叫石原的鬼子立刻跑到桥边,去桥那边的帐篷。个子有些矮的石原立刻回身往桥左边较远处的在几颗树子下搭的两个帐篷,那里有45个鬼子跑去。
   徐连长用右手迅速伸向插在他紧束着宽皮带里的肚子上的驳壳枪,左手同时非常快地把皮带一拔松,抽出驳壳枪,迅速身子往前一出,枪就响了;他首先打得是往回跑的报信的鬼子石原。子弹从石原的脑袋边飞过,他吓得差点摔倒在地。这时,两个在桥的岗棚边的鬼子立刻拿起枪,朝徐连长射击,一向以多欺少的两鬼子要全力拿下徐连长似的。
徐连长看到:他们用枪对准他,于是向前面敏捷地一扑,同时喊道:“快趴下!”他是向身后的战士们喊的,还他担心鬼子射出的子弹越过他打中自己身后战士。
他扑在地上,同时开枪,极力牵制这两鬼子,至少能减少自己战士的伤亡。
这时,鬼子射来的子弹已经从他的背上尖利地带着声响飞过,幸好,他后面的战士都趴在桥面上。
可惜,徐连长发出的子弹没有打中两鬼子。
“小次郎,把机枪拿过来!”铃木君喊道,他显然想用机枪就近打死跑过来的、像洪流般冲来的中国八路军。然后,小次郎跑到桥头边,马上就抱来一挺机枪。
徐连长直接看见了。迅速想道:如果这时,鬼子的机枪一旦发出子弹,自己和身后的战士,在几秒钟间,全部被打死。想到这里。他立刻起身,跑向鬼子,距离更近了,瞬间就要跑近拿来机枪的鬼子。
两个鬼子非常快地架设好机枪,这就显示:和中国八路军连长立刻形成面对面的射击,当然,优势在他们的手里,仅此而已。
首先是鬼子的机枪响了。这是毁灭性凶险兆头!
   徐连长迅速向蹲在桥头右边靠正中的两鬼子射击。他动作很急迫,就是说:他很有可能没有击中鬼子,打过后,没有看到他想看的结果。就心里着急,立刻往前面跑,很想打死鬼子。他看到了机枪,非常清楚,如果不拿下机枪边的鬼子,他身后会有多个战士被打死。他努力用自己行动,接近和消除这两个鬼子带来的对自己战士的致命威胁。
“快,一个土八路跑来了。”鬼子铃木喊道,他也心急!然后,他在惊慌中条件反射地想到赶紧打死对方,就有些身子发抖地一喊:“打死他!”好像八路军已经到了他跟前,要或者马上端起枪打死他,而自己害怕慢了,命都受到了危险似的。
“嗨!”操作机枪的鬼子吉野立刻把正在喷出子弹的机枪口,略调过来一下,正好是接近跑近敌人只有五六米距离不到的徐连长就迅速射击。一串子弹迅疾而直直地像雨点捕向十分英勇的八路军连长徐士杰。
中国人民的军队一一一八路军,都是用自己的肉体直迎猛烈的枪弹,为了胜利!
   仅两秒不到,在一串子弹闪着尖形的急急弹影中,横射如直线般击中了正在往前猛跑的徐连长。顿时他身子猛地抖动了一两下,就是这一串子弹又准又狠地射进了徐连长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里。

而在另一侧,又一个鬼子打出的枪弹,也射进了徐连长的小肚皮里。徐连长没有立刻倒下,他竭力控制自己不倒下去,他坚毅地站稳。

这两鬼子看他没有倒下。就大胆凶恶地说:“走,上去打死他!”因为,徐连长离他们就是只有五六米距离。
“约喜。”于是,两个鬼子改用步枪跳过木栏杆,刚一站定,企图对徐连长进行第二次重射。
徐连长感到小肚皮里如有一柄带刺尖般的绞在肠子里的子弹般的翻痛。他几乎痛得小肚皮要爆似的。可他为了打死鬼子,立刻出枪,连续射击。
两个鬼子跑向徐连长,在徐连长身后不远还有在前进的战士,离徐连长有七米距离。两个鬼子可能看到了这一八路军的弱点,力图对徐连长和他的战士进行重击,被徐连长射出的子弹击中了胸部和肚皮。
“啊啊!”两声大叫,两鬼子扔下枪,双手捂住胸部和肚皮倒在地上。

徐连长亲自打死了两鬼子后,才略微踏实了。毕竟这一侧的鬼子对自己身后战士暂时没有危险。这时,徐连长才安心地用握住驳壳枪的右手、与左手捂着他紧系着宽皮带下的小肚皮,此时有多股细细的血如溪流从他捂着的双手指缝间冒出来,流到了他站着的两腿间的桥面地上。徐连长踉跄了几步,才无力地倒在前边的桥面地上,昏死过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54

帖子

23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2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09:5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十七)



      跑到桥后边过去两顶有近50多个鬼子的帐篷的石原,把50多个鬼子带来了。于是,这些鬼子迅速朝桥头跑来,仓促对八路军发起狠命的攻击。
“连长受伤了!”一向不开口说话的计又平喊道。
“那怎么办?”有战士说。他们这一侧没有机枪手,立刻慌了起来!
“你看,鬼子在跑上来了!”又一个战士喊道。
“走,冲上去!”计又平喊道,他明白徐连长的战术。关键时候,好像他在起着一个指挥官的效果:计又平绝对不能让鬼子上桥头,最好在鬼子还没有形成攻击之前,对鬼子进行打击。他立刻往前冲,
战士们也就跟着计又平跑,好像他就是他们的班长似的。

战士们很快跑过了躺在桥面上的徐连长;有战士立刻弯下腰,就扶起双手捂在紧系着宽皮带略下、鲜血还在从徐连长小肚皮里隔着他的手指缝像浸出地面泉水缓缓地涌流出来。他脸开始有些白。跑在前面的计又平立刻喊道:“杨小亮快跟连长止血!”
“我知道了,计大哥。”一个在计又平身边跑着的21岁的健壮战士杨小亮就停住,回身朝徐连长这面跑回来。
而计又平看到了鬼子像旋风般忽地朝桥头跑来。就毅然跑向桥头。
看来,用枪解决不了这么多鬼子,那就用手榴弹。他立刻想道。并立刻说:“快用手溜弹!”

“明白了,计大哥。”战士们回答。都把手里的步枪用左手拿住,腾出右手伸向吊在自己腰后宽皮带下的手榴弹摸出,立刻拉燃,过了几秒钟,扔向往桥头跑来的50多个鬼子。

计又平也立刻把右手伸向腰间紧系宽皮带下的弹袋,摸出一个手榴弹,拉燃,就狠狠地扔出去,他感到这该是目前有效的方法。

于是,就要跑上桥来(右侧)有20多个鬼子,左侧也有三十多个鬼子,分两边跑。
看到从灰白色低空里,有多颗呈短条状灰黑色在有些炫目的天光里,在上下翻舞的手榴弹朝他们(鬼子)奔来,越来越急,越来越快,越来越近。
小队长家纳看到有几颗黑点般的手榴弹,仿佛扑向他似的,不禁先是呆了!这个时候,他本想跟跑过来的八路军致命的一击,获得主动,还在他带着这个凶狠主意时,他还是心里发虚,因为,对方是十分厉害的八路军,不是手无寸铁的平民。一向擅长对中国人进行享乐般肆无忌惮的、喜欢追杀弱势群体起瘾的日本侵略者对这样的情形就不适应。

于是,在他发愣的这几秒钟,他还呆呆地瞪着手榴弹如石块般飞来的、像散乱雨点朝自己打来。这时,有几颗从他头上飞过去。他眨了下眼睛,一枚手榴弹朝他飞来,好像就是对着他来。手榴弹近了,仿佛向他撞来。他吓得立刻转身,却被后面的鬼子挡住了。他紧急感到了恐怖死亡的来临,自己被像一个黑洞的不可阻挡它魔力而迅速向里面吸的感觉更强烈;他拼命跑,想立刻逃离死神的光顾。于是,一声爆炸,他看到了一团火光,在背后一亮;他感到一股推力,在他后背把他抬起。这一瞬间,他最后感到几块弹片剧烈地掼进他的后背,把他往前面推,就像有一只手在推他起来,抛向天空,之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八路军班长尹志刚尽管看见了自己连长的肚皮被打中,他知道,那边有计又平他们;还有现在情势十分危急,因为,他看见 鬼子分两拨朝他们跑来,他们是直接的攻击目标。

而在他这样想时,八路军战士吴梁有就抱住机枪跑上前了。这一时间,尹班长感到在自己身边的吴梁有在脱离自己的感觉,觉得他是那种见敌就打就杀的八路军战士。

尹班长觉得这样危险,就往前跑去,然后一些战士也往前跑。这时,在充满惊恐的枪声和带着尖利弹影飞速来回对射的情势下,尹班长看到吴梁有 的身子,顿时在抖动,是一种被什么东西,一齐直插进他身体里的痛苦状况。八路军机枪手吴梁有就重重倒在地上。
尹班长立刻弯下身子,从已经被打烂、灰白色军衣上的五六个红殷殷的小弹孔里流出血来的吴梁有手里抱起机枪;他没有问,也没有说,他前边有在急急跑近八路军的恶毒鬼子,离他们仅有八九步远了。这一切在非常清楚地表明:近距离的战斗即刻来临,就像两列火车对着各自奔来。

而如果一旦双方接近,就是混战。尹班长知道八路军在拼刺技术上,是稍逊一筹的,他想:不能跟鬼子机会。

于是,尹班长立刻射击,马上扑在地上,滚了一下,稍后,起身,身子向跑近鬼子迎上去。跑在前面鬼子被尹班长这一奇怪的动作,怔了一下,就被尹班长打倒。然后一个鬼子被身前的同伴挡了下,就是说,子弹没有射中他,他就立刻把步枪斜起,倒在地上什么都不想,也不向尹班长射击,想保命。一个战士看见前去的班长危险。就从后面把自己班长扑倒,子弹就打在他的背上;在他身下的尹班长立刻从他肚皮下爬出,一起身,尹班长手里的机枪就响了,因为这个时候,鬼子已经很近一一一八九米距离,不用瞄准开枪就是。
尹班长在抓紧时间,而一秒也不能放过的。他不站起来,就卧姿射击。这样,他打倒了多个鬼子。原来近26、7个鬼子就剩下十多个。有鬼子看到了危险。就大喊:

“撤。”

于是,剩下的鬼子就回身向桥过来的大路跑去,因为,他们的优势被打得来成颓势。

“追上去!”尹班长一喊,就从地上爬起来,带着战士们追上去……这是在桥东侧的战况。让我们回到西侧徐连长这边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54

帖子

23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2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09:5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十八)


       就在尹班长、计又平和战士们与鬼子战斗时,多声的爆炸把昏死在桥面地上的徐连长震醒。他立刻睁开眼,看见:蹲在自己身旁的小曾还在用纱布捂着自己流血的小肚皮。他明白自己责任重大,鬼子还没被消灭,而这一侧,基本上以他为主。
他立刻喊道:“小曾,快把我扶起来!”

“连长,你受伤了。不要动!”

“快,把我扶起来。”徐连长紧急说。因为这个时候,应该是加紧打掉敌人的时间。时间也不能长,否则,鬼子会急求援兵。由于小曾为他止血,他脸上没有这么白了。
看到自己连长焦急难受的脸,小曾明白自己的连长还要起身打鬼子。他感到连长从未像现在这样急迫,就是哪怕死,哪怕把他全身四分五裂,他都要坚决杀灭日本侵略者。
“连长,你受了重伤,不能去。”
徐连长明白,再这样和小曾多说几句,也许他就要耽误这打击鬼子很关键的时机。他左手立刻撑在地上,一起身,就觉得小肚皮胀鼓鼓得痛。他立刻闭了一下眼睛,咬牙,抬起脸才看见:紧系在他宽皮带下的小肚皮上,二根粘着些血的白花花的肠子,从被血浸红发皱的打烂的军衣和交叠一起多个弹孔的血红小肚皮里脱落到他胯下。他顾不了这些,只要还活着,还有鬼子,就是杀灭鬼子要紧。
徐连长立刻忍住来自他小肚皮里的一阵剧痛,坚决爬起来;而他就起身时,多股细细的血立刻从疼痛难忍的小肚皮里涌出来,就像一只无形的手强力按压了他的肚皮一样。

徐连长左手立刻紧紧捂着两根白花花而滑腻、吊在他紧系着宽皮带下血糊糊的小肚皮上的肠子,忍着尖刺般的肚皮痛往前跌跌撞撞地跑去。
这时,徐连长本来就离桥尾较近,立刻一看:左边的尹班长他们已经攻过桥尾去了,战士们和鬼子在过来的桥的较宽路面和路面下斜斜一大块地面在近距离搏杀,其中,还有枪声、刺杀声、惨叫声混合一起,气氛瞬间令人惊恐压抑!
同时,他听到了枪声和时不时出现的惨叫声、呻吟声。他快步跑着。跑一次,或一步,肚皮就发出硬生生的疼痛;他每一次都紧闭一下眼睛,紧咬牙齿,让自己坚持住;过后,他干脆不咬牙齿了,不管一直在折磨他的没完没了的肚皮伤痛,随便咋样不管了。他跑近了一个鬼子。



一个鬼子,本来要跟另一个鬼子对付一个八路军战士。他看见了跌跌撞撞用左手捂着两根染着血掉在肚皮下的肠子的徐连长,一脸发白,但是更为坚毅,一副非战胜敌人的顽强气概令人震慑!
立刻挺着上了刺刀的步枪,他感到自己挺有优势,在他面前居然有一个八路军的受伤的军官来送死。然后,就在一瞬间,徐连长立刻感到小肚皮在他紧张和移动脚步中又痛得更凶,而这一下,他在双重痛苦和致命的死亡中,看到了这鬼子尖利的刺刀,划破空气,向自己的肚皮直直地刺近。徐连长立刻把身子往路面下斜斜的一小段斜坡下扑去。

鬼子的刺刀就刺空了。这鬼子一下扑在地上,他立刻抬起头看见徐连长向斜地滚落下去。就立刻爬起来,朝徐连长跑去,想再次刺死徐连长。
正在往斜土坡下滚着的徐连长知道自己仍然危险,刚才鬼子没有杀死自己,是会追来的。而这一节路下的坡面不长,鬼子立刻会追下来,不能跟他二次机会。
他往路坡下滚,在身子抖动和滚动中他感到肚皮在疼了后又疼。这时,他看到自己的脸立刻挨近混杂浅浅的绿草;鼻子、脸、眼睛黑了下又昏了下,翻滚而下的翻过去的身子又向上翻起,他借机瞟了坡上的情况:
鬼子就要跑近他,脸上十分凶狠,而且,开始举起在光线下,闪了一下令心惊肉跳的白光的刺刀。

徐连长借翻起的身子,抬起握着驳壳枪的右手立刻开枪。

鬼子看见子弹向他射来。他身侧一偏,站住了一下。

徐连长又翻过了一下身子。他又开枪,鬼子都避开了,几次都是这样。鬼子好像不怕死,追着徐连长跑下来,
就像一个老鹰扑向一个受伤的猎物一样。而在对徐连长十分危急的时候,在这样你死我活的紧急时刻,这鬼子赶上他滚动的身子时,徐连长立刻滚在一块大石头处,又立刻弹回来。

鬼子看到了机会。他立刻举起长长闪着银光的刺刀,狠狠地朝徐连长的胸部肚皮刺下去;有些被撞回的徐连长,身子抖了下,
由于是斜坡和看的角度不一样,这鬼子慌乱中刺下的刀挨着徐连长腰间的宽皮带刺下去,他还暴喊一声,企图用浑身力气和整个人的力量,一刀最终刺死徐连长。他以为刺中了徐连长。
小肚皮痛得难忍的徐连长,非常机警的他立刻抬起驳壳枪,紧急开枪,子弹击中了朝他砸来般的鬼子系着皮带的肚皮上“啊!啊!”鬼子连叫了两声,倒在了徐连长的头边。徐连长再对鬼子开枪,打死鬼子。稍后,才左手捂着粘有灰渣带有血的肠子的小肚皮,忍着肚皮痛爬起来。
他这时,看见有五六鬼子和三个战士在他下来的前边平地上僵持着。就来不及想,立刻开枪,因为这个时刻只能对三个战士不利,他们被鬼子进逼,端着刺刀在后退。徐连长开枪打中了一个鬼子;后背被打中的鬼子叫了一声,倒在地上。四个鬼子看见身边的同伴被打死,像受了惊或者完全没有想到的惊愕的狼,立刻把脸转过来,看看是谁打死了他们的同伴?于是,徐连长在痛苦中,又扣动扳机,打中一个鬼子;这鬼子也倒地。三个战士看到自己被解围了,立刻信心大增,大叫一声,挺起刺刀,向发愣的剩下鬼子挺刺起来。
……


这时,在徐连长的后面,有两鬼子忽然看见了站在斜坡下些的地上,背对他俩;也看到徐连长左手捂着肚皮,身子不稳,要倒地的样子。两鬼子立刻商量小声说:“铃木君,你从后面上。”
“你呢?”
“我从侧面上,你从后面上。看来支那军人受伤了。”叫黑田的鬼子讲了自己想法。
鬼子铃木警惕说:“他才打死湿谷君,很厉害!我们要小心!”
“好了,上!”
“约喜!”然后,两个鬼子一侧一后,闷声不响像野狼不动声色般接近徐连长,妄图偷袭他。

徐连长在拼命坚持,小肚皮里的痛在紧紧折磨他身子和神经。掉在他宽皮带下的肠子,在他捂着流血的伤口,血被他左手止住些;他脸非常白,就像害了大病。听到了后面和侧面有悄悄接近他的脚步声,他感到了不对,虽然在远近不一的双方拼杀里,还是有混杂的声音。他还是敏锐感到了脚步声在对着自己后背接近,他感到了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危险。他立刻转身,看见了:两个鬼子一后一侧面,贴着自己上来,就像凶横的恶魔,浑身充满杀气!徐连长迅捷往地上倒。

以就在这一秒里,两把刺刀呈半十字,朝重伤的徐连长刺来。如果徐连长慢一秒,那么刺刀从他背后刺穿他肚皮,同时,腰身也会刺穿。

徐连长立刻倒在地上,紧急抬起右手里的驳壳枪向两鬼子射击。一个鬼子脖子被打中,另一个鬼子被他打中胸部,然后倒在了徐连长的身旁地上。

忍住疼痛的鬼子立刻翻过身,扑在徐连长的肚皮上,死死地掐住徐连长的脖子,极度懊恼!居然倒被打着。这鬼子凶残地想把徐连长掐死。于是徐连长被掐得脸涨红,他感到喉咙发干,气管被死死的压迫,好像鬼子双手就要掐进自己的喉咙里似的。再不想办法,自己就会被掐死。
这时的徐连长被肚皮里的痛和与鬼子拼搏中,已经十分的乏力,就是说,已经没有足够的力气,把卡在脖子上的鬼子的双手搬开了。不过,他灵机一动,感到手里还有驳壳枪。
徐连长立刻把驳壳枪往鬼子系着皮带的肚皮上一开枪,鬼子铃木大叫了一声,倒在了徐连长的身上。
鬼子湿谷脖子流着血,也痛苦中。

他发誓一定要把中国八路军连长徐士杰的肠子拖出来。
没想到,徐连长立刻把铃木从自己身上用力推开。湿谷看到了希望。他立刻举起刺刀,这时候,徐连长的胸部和肚皮都暴露在外。疯狂中的日本鬼子湿谷朝着徐连长紧系宽皮带的被血染红些的上腹部刺下来。
徐连长忍住痛,立刻往右翻身;湿谷的刺刀猛狠地深深地刺进土里,几乎到半个刀位。

他立刻要抽出来,可看到徐连长的驳壳枪已经抬起就要朝他射击;他身子一闪,枪响了,没有打中。湿谷君回身扑向徐连长要夺他的枪。两人就争夺枪。毕竟,徐连长有伤,力气弱了。湿谷一阵惊喜,他使力抢徐连长右手握着的驳壳枪。

徐连长用眼睛瞟了地上,没有石头;于是,他左手抓起一把沙土马上扔向湿谷的脸。
眼里进了沙的湿谷,极为难受!他急忙去拍掉眼里的沙;徐连长立刻开枪,趁这时湿谷松开他驳壳枪的手,徐连长发出的子弹打在了湿谷脸上,他倒在地上,徐连长又朝倒在地上的湿谷打了两枪,鬼子湿谷死了。

后来,徐连长由于伤重,耗尽了力气,重重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尹班长和战士们经过努力,把鬼子都打死了。
他们都跑向徐连长,看到他昏死过去。
尹班长立刻说:“快,把连长背到白大夫那里去。”
计又平立刻走向倒在地上的徐连长,两个战士立刻把昏死中的徐连长扶在弯着腰背的计又平身上。

“梁兵,你陪计又平把连长送到松岩村的关帝庙去。”尹班长马上说。

“是,班长。”
“你在路上要换一下计又平。要快,看来连长快不行了。”尹班长说,觉得连长应该没有希望了。
“好。”
“快去。”

然后计又平背着徐连长,梁兵跟往松岩村急匆匆地跑去......

他俩知道一定要把自己连长背到白大夫那里,尽管徐连长快要死了。




                            十二             白求恩的倾情救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54

帖子

23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2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09:56:13 | 显示全部楼层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十九)




      “梁兵,看来这里到松岩村太远了。等到了关帝庙,怕都要到天黑了。”计又平背着徐连长说。他担心时间太长,自己连长命都保不了。
“计又平,那我们怎么办?”梁兵也急,也想不出什么来。
“走近路。”计又平立刻说,也觉得这样做,能缩短时间,把自己连长尽早送到白大夫那里才是唯一有效的方法。
“这里附近哪又近路呀?连一户村民都看不见?”梁冰着急了,往四周一看,都是山。由此感到失望。他喜欢纯朴勇敢的徐连长,更想早点把自己连长送到白大夫那里。
“不能这样,我不能看着连长就死了。走!”计又平立刻就走,他觉得不能在这里耽误时间,这样重伤的徐连长就更危险。
“我们去哪里?”梁冰茫然问。
“往前面这座山翻上去再说。”计又平这样说。他感到也许先走着,应该会碰到一些人家,到时再打听。
于是他俩就立刻往山坡急步跑上去。计又平为了让自己的连长尽早被获救,跑得一脸通红;他把牙齿咬在自己下嘴皮上,鼓起红红的富有光泽的腮帮,背着重伤危险的连长急快地上山。要到山腰了,他实在背不动了。就让梁冰背昏死的徐连长。在一个山腰里,看到了一副人家。
里面有一个叫惠英的姑娘。看见了梁冰背着仍然昏死的徐连长,特别是看到紧系宽皮带粘着一背土灰的昏死的徐连长,脸发白,搭拉在梁冰的肩上;        而在徐连长紧系宽皮带的肚皮和贴着梁冰的背这一细细的缝隙间,几股细细的血从其小肚皮和背之间顺着徐连长的肚皮上的皮带流到了他的衣摆和大腿上,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肚皮下一片的军衣,已经被血染的湿红一片。
“姑娘,你知道哪有近路通到松岩村?”计又平立刻问,他已经顾不了自己的闷性子了,救自己连长是大事。
姑娘一听,立刻回答:“有。”
“在哪里?”
“后山下去有一条小河,渡河后走十多分钟就到松岩村。”
“太谢谢你了!”
姑娘说:“我帮你们过河。”看来姑娘也想帮助八路军,非常干脆地说。
“你!”计又平很意外!梁兵更是!
“看来这个八路军伤得很重!”
“他是我们的连长。”梁冰说。
“快走!”姑娘立刻说,没有一刻的迟疑。
    “嗯。”
两个八路军战士感动了。姑娘就带着他俩往后山赶,好像这是她的事,她的一件很重要的事一样。
于是,他们过了后山,到了小河边,姑娘用靠在水边的小木船把他们送到对岸。过了河,姑娘没有返回,而跟着他们向关帝庙方向的山道去。
“你怎么不回家?”梁冰问。
“我想帮八路军。”姑娘直接说,看了下在计又平背上的昏死过去的徐连长。又说:“他要喝些水。”姑娘说。看来她非常想帮助八路军。两个八路军战士心里一热。就把徐连长放下来,惠珍喂了徐连长一些水。立刻说:“快走,八路军同志!”
于是计又平背着徐连长,快步往前走。七八分钟后,他们都看见前面是一道褐绿色的不高的斜斜坡顶。
“八路军同志,上了这片山坡,就到关帝庙了。”惠珍说。
背着昏死徐连长的计又平停了下,用右手擦了一下他汗淋淋的通红脸。
“太感谢你了,姑娘。”梁冰说。
姑娘的嘴抿了下,注意到计又平很累了。立刻说:“八路军同志,我来背他。”
“姑娘你行吗?”梁兵问。
“多一个人,也许到得快。”姑娘马上说,看得出来,她更是着急,感到背着昏死的八路军连长更需要早到关帝庙,她也注意到:计又平,梁冰也累!梁冰还在那里犹豫,因为,他觉得这个慧珍是一个弱小姑娘,怎么能背自己非常沉着的徐连长?
计又平已经感到了这个姑娘热爱八路军,并一定要帮助八路军的急切愿望。
“梁冰,你帮着我把连长放在她的背上。”计又平这样说,没有梁冰的想法。
“可她太......”梁冰犹豫,这个姑娘背不动自己的连长。
计又平打断他的话,直说:
“快!”他的话简短,脸是表现出沉着而更多是相信。
看到计又平这样信任而绝不迟疑的脸色,梁冰感到了他信任姑娘的强烈的眼光。就急忙应道:
“好,马上就行 !”
于是,梁冰立刻到计又平的背后,把徐连长抱起放下在姑娘的背上,然后,姑娘背着徐连长上山,步伐很快,两个八路军战士都吃惊了,就跟在她身边,向在自己面前的斜斜的山坡上急步跑去。
  

三月中旬的冀中山里,在呈现着灰褐色黄土、间或卷缩干枯的草和沿着像鼓包一样不平的透着褐蓝色的山脊,上下起伏至斜斜的山坡上。与高高出现的令人心旷神怡洁净瓦蓝色天空尽情相拥着。在斜斜的山坡上,生长着一片和一丛丛的新绿色小草。看上去,遍布斜斜的山坡。温和的春风从坡上吹下来,就像一双柔和的手一样,轻轻地抚摸着你的脸,让你感到春日的舒适和希望。他们不久,就上了山坡上,并消失在蓝色晴空和曲折的山峦浑然相交的山顶上。。。。。。。。

慧珍姑娘刚背到山顶,梁冰接着背,他们终于到关帝庙坡下。计又平立刻背上徐连长,使出浑身最大力气,几乎是直着腿硬着身子往坡上跑。虽然,平时在连里,话少,计又平有时看见自己连长走进营房,不招呼徐连长,可别的战士都起身急于向自己连长敬军礼,为连长让座,而他并不是不想招呼,而是他内向性格的使然。还有,他是不喜欢招呼人。有一次,在打鬼子的战斗中,眼看连长就要被一颗子弹击中头,计又平反应非常快,立刻左手一推,把自己身边的徐连长刚好推开些,子弹就飞过去了。在平时,他很少和徐连长说话,他看到徐连长厚道英勇,不对自己战士瞪眼、骂人,还有,计又平有次着凉了发烧,徐连长听梁冰说了,就把饭端在他的床面前,扶他起来,喂他饭,并立刻让卫生员看他的病。从心底里计又平喜欢连长,梁冰都感觉出来了。这时,计又平背着仍然昏死的徐连长尽量猛跑,他心里想,要早点把自己连长送到白求恩那里,他还极度担心,从徐连长受伤到现在已经近两个小时了,连长还活得成吗?





十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54

帖子

232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32
 楼主| 发表于 2018-2-26 09:5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八路军连长徐士杰和白求恩(二十)




       刚上坡顶,计又平看到在他较远前面的关帝庙,还看见沿着门槛像长蛇般排至坡边的担架,躺着不同程度受伤的八路军战士、指挥官。一间正方形窄窄的孤庙。房顶上,有青色规整瓦片竖着并排从顶到房檐,房檐上是非常华丽带雕花图形的房格子。在关帝庙里面,有一张手术台摆在沾有灰土的门槛边。庙里两边墙上:都各有一副海龙王壁画。靠门框出来是白色门柱,依门柱摆了一道屏风一样的木板。木板下挨着一根长的破旧雕花的木凳,它上面放有一个白色盆子。在往里,是依墙的石台,捕了一块白布,上面放了一些做手术的器件;在对边的侧墙上,挂着几件医生的白大褂。一个看上去,额头高至他脑门,一部至他脑门上的黑发间杂着白发,有些卷,灰蓝色眼睛深陷至他的眼窝。他目光严谨,黑黑胡子,一件汗衫衣袖卷在他的手肘上。他身材瘦高,腰里系沾有鲜红斑斑血迹的一张白腰布,在弓着腰为一个八路军伤员缝合其腿上的伤口(这里根据原八路军连长李玉茂和一些关于白求恩的照片进行描写)。
这时,白求恩刚做完一个八路军战士腿伤手术,他歇了会,就走到门口,说:“please     next(该下一个伤员)。”
“哎呀,好多担架!”慧珍惊呼道。
“是呀,这么长的轮子,什么时候才到我们。”梁冰几乎失望说。
不行,不能等这么久,否则,自己连长就完了。计又平立刻想道。他不管自己累得难受,就背着徐连长朝庙门口硬生生跑去,他十分心急喊道:
“救救我们连长!救救我们连长!”
一个专门接待伤员的女护士小何,看到计又平背着一脸如白纸的徐连长,往庙里几乎是撞来,仿佛不是背的伤员而是攻阵地似的。就把计又平立刻拦住。忙问:“同志,你怎么卡轮子?你看还有这么多伤员等着治疗。”
计又平急得心脏就要蹦出体外,血都要吐出来,两只赤诚心急的眼睛,通红厚道俊逸的脸庞对着小何,看来不一定让自己连长马上被救治了,为了自己的连长,立刻乞求说:“救救我们连长!救我们连长!救......”他心里如火在撩心,急呀!也老是重复这句话,因为老实厚道的他实在说不出更好听的话,不是背着自己连长,他就跟小何下跪了。
女护士小何看到了面前这个,只会说救救我们连长,就不会说别的诚实纯朴战士,看到他竭力让自己连长获救的略皱眉头下急切的眼睛,涨红的长脸,看到背着昏死、脸搭在这八路军战士宽而厚实肩上的徐连长白如纸的脸,立刻感到这是一个重伤员。就立刻转过脸,说:“白大夫,有一个危重伤员,需要马上抢救。”
白大夫立刻说:“上手术台。”
小何立刻说:“同志,快把他背到手术台上去。”
“嗯。”计又平连忙一脚踏上台阶,把徐连长轻轻小心地放在手术台上。白求恩一看:
徐连长脸色如白纸,坚毅闭着两眼睛,仿佛睡沉。两个略带扁平性感黑乎乎的鼻孔,紧咬般的嘴唇。再往下一看,他几乎震惊了!他看见:徐连长紧系宽皮带以下的小肚皮,被凝固般褐红色血浸得浇湿的蓝灰色军衣上,有两根粘着些血迹的白花花而滑腻肠子,从八九个交叉一起的小弹孔与被打成碎片的蓝灰色军衣混粘得像泥泞田埂的、血糊糊的小肚皮里脱露在令人惊悚的一大片暗红色血的小肚皮上。
“立刻手术,快!”白大夫紧急喊道,反应很快!他还注意到了:


























在徐连长露在他小肚皮上的肠子上,有10个重叠和挨在一起的小弹孔。这一切对他来说,是最要紧的大事。然后,他紧接着说:“向医生,快准备麻药!”
向医生立刻回身,把放在壁画下铺着一块灰布上一包麻药拿起,转回身,刚想拿出一支麻药,他立刻迟疑了,又不敢轻易拿出,看得出来:白大夫是坚决要救活这个八路军连长。他感到自己不好把握目前这个伤员用药的量和受伤的时间长段。问:
“白大夫,他这样重的伤,用多少麻药?是10毫克吗?”
白大夫立刻一思索:这个连长已经受伤多久了?得问问。想到这里,白求恩大夫立刻问还站在门槛旁,着急看着自己连长被抢救的两个八路军战士。“他受伤多久了?”
梁冰反应很快。“我们连长攻桥头受伤,抬到这里用了一个多小时,总共近两小时多。”
听了他的话,白大夫立刻说:“他伤势太重。加到15毫克。”
“好吧。”向医生马上把麻药包用针头从里面抽取15克麻药,弯下腰伸出手,把徐连长紧系在一片与打烂军衣混着的殷红血迹肚皮上的宽皮带解开,这时,露出徐连长光滑而强健的肚皮,在肚皮下的小肚皮上也是血糊糊的。作为半麻醉(医生语),并在徐连长的小肚皮上注射进去。





应该是看到徐连长生命垂危,争取时间,让麻药早点达到患处,让白大夫早点手术。五分钟后,方医生说:“可以了,白大夫。”
女护士小何和向医生把有一张带小孔的白布搭在徐连长的身上。
白大夫立刻带上胶手套,弯下他瘦长的腰,他身子如发干的树。他用镊子夹住棉球,在一瓶放在把徐连长盖住白布上的盘子里的生理物盐水瓶里,蘸了下盐水,把徐连长小肚皮上的淤血清洗掉,然后,在一个带圆形的白布孔上,把露在外面的这两根肠子上的十个小孔,用羊肠线细致地把徐连长露出在他小肚皮上的肠子上的小孔进行缝合,这一动作,用了半个小时。接下来是:把射进徐连长小肚皮里的子弹取出来。
白大夫右手拿稳手术刀,在徐连长浅白的早已没有血色的小肚皮上,对着四个交叉在一起露出的红莹莹的小弹孔上,慢慢地把徐连长的小肚皮切开一些,他觉得首先对呈围状般弹孔里的子弹(都打中在徐连长的小肚皮里),只要取出这两处非常集中在小肚皮里的子弹,白求恩判断应该有九到十颗,徐连长的生命危险就会缓和。
由于,剖开腹肌惯性的作用,就马上闭拢,白大夫迅速喊道:
“夹子!”
“是,白大夫。”向医生立刻侧身,伸出手从放在白布上的盘子里拿起一把夹子,把徐连长小肚皮划开的红莹莹的皮子夹住,然后,白大夫右手拿镊子,左手拿手术刀,小心地凝神静气地伸进昏死中的徐连长的小肚皮里,看到了徐连长那盘卷在小肚皮里白花花的肠子下面,还有出血的相挨一起肠子间细细的夹缝下,从红中带白色打烂肠子的相挨处,用夹子把肠子小伤口夹固,再用镊子把两颗崁在浸血的肠子里的子弹,小心翼翼地从徐连长的小肚皮里取出,把满是血还在往下滴血的子弹放进小何递过来的白盘里。
之后,白大夫又从徐连长的红莹莹的小肚皮里,在紧临的肠子间,看到了四五颗在胀鼓鼓的有些血的肠子下,最里处,看到子弹已经深入肠子里,还露出点粘血的弹尾,并还在往外冒血。他立刻喊道:“止血钳!”
“马上,白大夫。”小何慌忙回答,并拿起一把夹子递跟已经把手伸到她胳膊旁的白大夫有鲜亮血迹的手心里。
然后,白大夫正要往徐连长的小肚皮李伸进去,看到是夹子。突然喊道:

         “ what are you doing?(你在干什么?)

小何听见了,知道搞错了。就忙说:“对不起,白大夫!”
“你不知道,现在每一分钟,对伤员很重要,这个伤员中弹已经很长时间了,再耽误,他就活不成?”白大夫圆瞪着眼,着急而大怒,他立刻从白盘里拿起止血钳,不再多话。
“get uot!(出去)”白大夫不能容忍这样重大的手术出现失误,对小何一脸怒容喊道。于是,小何就呜咽一声,跑了出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