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左岸风文学网

                                                     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12|回复: 0

七三一(十五)

[复制链接]

52

主题

66

帖子

27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76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这时,细菌班的班长田中英雄,30岁,家住日本千叶县(据历史记载:石原四郎为了自己的细菌研制有一个有力保障,就去自己的家乡千叶县招了当地的农民青年当兵。这些日本青年就跟着他成为日军,专门负责七三一的防卫、抓人,有些还进行了别的工作,比如:细菌繁殖的培养,生产装填等等。而田中英雄在一个非常关键的一环一一一鼠疫培养班工作,又是班长。)田中英雄,长得一副马脸,只有一米六多,长得非常的丑;他眼睛眉毛斜吊在颧骨上,长而尖的鼻子,身材如木桶,是大嘴巴。他较快地走进石原的办公室。
先向站在里面的石原四郎敬了一个军礼,说:
“石原部队长,马路大(指的是:中国军民)已经装车完毕。”
“岳西。 ”石原回答了一句,他马上从非常自负的心情中,意识到了什么。就犹豫了。这时,看到他在这样的表情。田中英雄问:
“我们去安达野外训练场吗?”
石原感到了有些不妥,又没有想出什么。就张开他厚嘴唇,面孔沉吟,说:“这也是我担心的事。”
“哪尼?(日语:什么)”田中问。他已经等得心慌,像猫抓心子,因为,只要每次对中国人进行细菌实验,他都急不可耐,想马上就跟着车走,老害怕自己被落下似的。
闭闷了很久,石原才觉得这个问题的不妥性。他说:
“这个野外训练场,离我们部队太近了。一旦炮弹里的带鼠疫病菌的蚤子散播出来,我们731本部和周围的大楼都要被很快传染。”说到这里。石原想道:不能搞些对自己不利的事,应该无一列外地、毫不迟疑地用在支那军人和支那人的身上。可目前,又用在哪个地方呢?想到这里,石原就背起双手,还发愁地、眨了眨他那只擅长对付中国的阴冷的眼睛。
“我们怎么办?”田中英雄由于心急,很想马上就进行细菌弹实验的极大的期待中,被这样延缓下来,心里觉得不好。可他认为,这是石原的一种考虑。田中英雄像一只狗马上眼巴巴地望着石原。
“要重新找一个地方。”石原在“深沉”的思索中,咕噜一句,认为这是一个好思路。
“那到哪里去找呢?”
“我在想办法。”
两人就一时没有说话,都在想办法。这样,在装饰的、非常漂亮和舒适的大楼办公室里,一时就非常安静,好像里面一时间没有人似的。
然后,细菌生产实验第二管理负责人元祐次郎也走了进来。他看上去斯文。可能是等不得了就步子重,雄赳赳地走到石原的面前。说:
“部队长,我们出发了吧!”
然后,石原就告诉他自己的担忧,希望他提出一个建议。元祐就马上想到了在附近十八、九公里远的海拉尔县的一座古城。
“在离海拉尔不远,有一座古城,既能进行细菌弹的实验,又能尽快传染人。”
石原听了,把背在他硕肥的身子后的双手纵情地放开,心儿一下欢跳起来,他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不禁举起右手一摆,声音从他张开的白得如明矾的牙齿间吐出来。
“所得是嘎(日语:看来是哦)!”然后,他光滑的脸,还附着笑容。一种如被他人解开了的难题的顺畅感,他立刻急切地一喊:
“去古城!”
“嗨,部队长!”几个随从立刻把敬畏的头一鞠躬回答,就看到石原把一只擦得程亮的皮鞋的左脚,一副傲慢地跨出干净的门槛
,他要第一个赶到试验场。如果不是用中国人做细菌实验,他会像一支饿了几天的野狼,把关在牢房里的3000多名中国军民,亲手用武士刀活活地全部刺死,一个不剩。
    前面是两车的各装有25个中国人的汽车,在中国哈尔冰郊区的平坦公里上较快地开着。大路两边有些灰色低矮的旧房,路边还有些脱落了叶子的光溜溜树子。这时,坐在黑色桥车里的石原四郎,看到在前面开着的后车厢里有:二十多个身着灰土色棉衣、或蓝黑色发皱的长衫,背对着站有七八个肩挎打到头戴着黄色军帽的上边,上了令人胆寒而锋利的刺刀的步枪的鬼子前,仿佛被日本鬼子堵死后路的中国人。车子不断往前开着,时不时有些颠簸。
石原四郎看到这里,总有一种快感。一种由于浑身的“努力”自己才研究出的成果,马上就会用在中国人身上而期盼着看到的鼠疫菌的效果。先前,他已经试验了五六次,都不理想。这次,他还特别关照医学人员把浓度高的鼠疫杆菌用针注入进带有病毒的蚤子,并盛装进炮弹壳中,就是灌装进头尖体长土锈色的沉重的细菌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