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左岸风文学网

                                                     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62|回复: 0

七三一(十九)

[复制链接]

56

主题

70

帖子

290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290
发表于 2018-12-13 09:3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被感染上鼠疫菌的中国人,在路上,就有发作的;他们光着上身躺着,在自己身边的车厢旁,站着六七个穿着白色耀眼防化服的日本士兵,脸上都蒙起来,就有一个带条形玻璃眼镜能监视着脚边,在叫喊和呻吟,仰躺,扑着,侧躺着的光着已经有多处流血的在肚皮、胸部,脸部上出现发青的点状和发红的成短线条的症状。  
何发财仰躺在车门边,他好像反应不太明显。他看到自己身旁躺着一个脸上发红,对着他的踏鼻孔,有两道如线条般的细血从鼻孔里流出来的男人,仿佛是在流鼻血似的。他肚皮上一方面被冷的发抖,另一方已经出现青紫,在一起一伏的肚皮上,这青紫还跟着上下动似的,看上去,非常的可怜而绝望!  
在这样情势下,或者在这样可怕的死亡笼罩下,有些中国人仰躺着,车还没有到本部有些人陆续就死亡了。  
……  
到了本部的中心大楼,车就停在病理间的大门边。  
石原四郎赶紧推开黑色轿车的门,身子像鱼一样,跳下来,非常心急地嚷道:“快,把马路大搬出来放到病理间去。”  
“嗨,部队长!”他身边的一个身着防化服的日军中尉秋山静一,长的魁梧,有些斯文。他听了后,立刻对身边的还是身着防化服的日军下命令:  
“快,快,把支那人抬出来!”  
“嗨!”他身边的日军就跑到停在一栋墙灰白的楼底下的大门口,把车门打开,把已经奄奄一息的、堆躺在一起的、头脸呈青黄有些如点点的潮红、发白,肚皮胸部等部位有点和块状发红的迹象的中国人抬下来,往病理间送进去,就跟送东西似的。  
刚发病的何发财躺在车上,他听到看到一些在痛苦呻吟的同胞被两个日军抬离他的身边,往侧对面的病理间送进里面去了。这时,有些中国人都已经送进去了。石原四郎立刻说:  
“田中君,现在我们马上去看试验的效果,走!”他说,伸出手,向病理室敞开的大门一摆,好像他要邀请对方到他的家里做客似的。  
“岳西。”  
然后,两人就性急地走进去,步子迈得大,都想马上赶到病理室。  
田中说:“我看见有些马路大已经死了,看来你的鼠疫菌已经达到预期的效果。”  
石原听了,觉得有些不近人意,还抬起手,抹了抹伸出他尖鼻子下的嘴唇边的两片翘胡子,他是一个在细菌研制方面,特别是效果方面,追求绝对化的“孜孜不倦的科学家”,他的理念是:大量生产细菌弹,拿去杀人,他特别热衷了用在中国人的身上。他还要用在那些阻挡日本征服全世界的不知好歹的抵抗力量的军队身上,如有必要,他还要用在自己同类的身上,最好就留他一个,其他的全部死。  
“石原部队长,到了。”田中说。  
“岳西。”他又把手抬起,抹了抹他翘胡子,就一步踏进了病理间。  
这时,有五六个戴着白色口罩,身着白色的医生制服的日军军医(据历史记载:为了研制细菌武器,包括石原四郎在内的日本军部,在全日本征集来了三千名医学家、细菌学专家,目的是:为研制出细菌生化武器,提供雄厚的医学知识保障)。  
他们站在一个躺在手术台上,身下是整洁的白布单的光着上身,在微微起伏的有青紫、带细短条般挨一起的皮下发红的肚皮,以及丰满隆起发达的胸肌上都有的31岁中国人。他脸上发青,微微发抖,发烧,鼻子里流点血出来;他眼光迷糊,从神态来判断:快要死了。  
看到这里,石原四郎生气了。他非常不满意喊道:  
“谁让你们拿一个要死的人做检查。”  
几个军医被他这样一喊,原来一心要等着下令对感染鼠疫的中国人进行感染过程检验的急不可耐的心情就被他粗野破坏了,都不敢说话。  
石原看了看身边的军医,他硬气的眼光含有一种严苛的意味,他用如上等人吆喝下人的口气随口一喊:“重新换一个马路大(日语:原木)。”  
然后在旁边的一个日军队长,同样穿着白色防化服,赶紧回答:“嗨,部队长!”  
就转身对身边的几个鬼子说:“跟我来。”  
几个身着防化服的鬼子就同队长走出病理室,向停在楼底大门口的车里,还躺在上面,已经死了的或脸黄里呈青、胸部肚皮都呈散状的斜条纹发红症状的中国男人;他们中有扑着、躺着或侧卧的中国人,较远看去,以为是运出去埋的尸体一一一裸肚现脸的,透露出一种悲凉的死气。  
一个鬼子走到车尾,对有一点呻吟声的、一个躺着的男人靠里的一个同胞的脚上和嘴里流血的、肚皮斜躺着的男人他身边的又一个30岁身子敦厚的男人伸出手,抓住这个男人肌肉富有弹性的左胳膊一拽,就像他在拖木棒。  
“黑谷君,帮一下!”  
“嗨!”然后一个只有一米六一、矮实的鬼子上前帮忙,就看见这个中国人要死了。说:“这个支那人死了。”  
他又说:“找一个刚发作的。”  
“我看都死了。感染的、死的也差不多了。”  
“还是要找一个活的。”黑谷君说。  
“岳西。”  
黑谷君站在车尾下,两只眼珠像狼在搜寻,就看到何发财感染后,发作不大。就像他找到了一块宝一样,欣喜喊道:“这有一个!”  
“岳西。”  
“走,把他抬进去!”  
“岳西。”  
两人就抬着在发作的何发财,到病理室去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