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左岸风文学网

                                                     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80|回复: 0

七三一(二十)

[复制链接]

76

主题

90

帖子

366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66
发表于 2018-12-13 09:36: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何发财在发作了。他身子在微微抖,又被室外寒气冷得,又冷又痛苦。在他光裸的肚皮上和隆起的胸部已经有如沙粒般红点,随着肚皮的起伏,红点也跟着如波浪一样翻动。看到何发财被抬进来,放在已经先前被一个发病的中国人搞脏又换上一张白净被单的手术台上,石原四郎看了一下还在发作的何发财,非常满意!他感道:被抬进来的何发财是一块鲜肉。看了下在发作的何发财,好像他有先知,不出他所料的得意、满意自居,用日语说:  
“你们看见了,尽管我们已经增大鼠疫菌的毒性,可是,还有不近如人意的地方。看来,我们从投放到运回、来已经花了两个多小时了,他才发病。这说明我们在细菌研制上还有不足。”  
一个长得有一米六不到的、矮矮又是肥脸、只有36岁叫横山谦的男军医说:“可五十个马路大几乎都死了,这一个不算什么。”  
石原立刻粗暴地打断他:“叶(日语:不),我要让自己研制的细菌武器百分之百地灭掉支那军人,整过支那全镜和地球!”  
几个在石原身边的军医立刻乖巧地说:“部队长太英明了!”  
石原听到这些话,感到跟听歌一样,微眯他的双眼皮,两只鲨鱼般的眼珠转了一转,好像在等着这些部下又说一次似的。  
“他死了。”是横山谦的声音,他的声音有些尖。  
一个记录员就在中国人何发财刚死时,马上就记录在工作本子上的死亡时间一一一1944年12月24日,下午,17:48分  
尽管非常不如意,石原还是说:  
“没想到,这个马路大在感染鼠疫病毒后死的慢。”他又要说,就有一个穿防化服的士兵进来报告:“部队长,还有一个马路大活着。”  
石原一下冒火了,他觉得自己已经加大了鼠疫的毒性,居然还有中国人没有死,立刻气恼地想道:  
真是太不好了,太丢人了!想到这里。站在他身边的横山谦就转过脸来安慰般地说:“部队长,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有一两个没有感染的支那人也是正常的。”  
追求完美的以科学“严谨”态度为标准的石原,顿时再次感到自己丢尽了脸。他冲着横山谦喊道:  
“八嘎,这次试验是失败的,是不容质疑的。我看,大家加把劲,一定要提供跟我们日军最高效的细菌武器。”  
“嗨!”在场的军医们非常敬畏地喊道。  
然后,石原四郎用一副诚挚的脸,还十分恭敬地把他“高贵”的头,深深地对着军医们鞠了一躬:“拜托了!”  
说到这里,他就立刻转身,气嘟嘟地像一个受了气的怨妇踏步走出病理室去了。  
之后,一些军医被石原的大怒弄得来兴致都没有就走了,这时,就剩下军医横山谦和这个叫小梨园贤十的军医。两个站在已经死了的何发财光着有红斑的上身的手术台旁。  
十五横山千和梨园贤十  
石原四郎在呵斥后,脸上就阴起来,在他尖鼻子上的一颗黑痣,在他气咻咻的猴子脸上,好像爬起来似的。他把他嘴唇抿紧,就如一个鬼影溜出了病理室。  
在横山谦身边的一个好事和好奇的个子小的军医小梨园贤十知道横山谦心里气。就有意问:  
“横山军医,你还在生气呀?”  
横山谦气嘟嘟地一指死在手术台上的何发财的手臂嚷道:“是这个马路大使我被部队长骂的。”他叹了口气,说:“这下,部队长对我不感冒(好感)了。”  
“哎,你不是不知道,部队长人傲慢,在同是细菌学家的同事面前看不起人。”小梨园说。他心里讨厌石原四郎,可他总是说这样的话,好像在煽动他人也讨厌石原四郎似的。  
横山谦立刻说:“不要说他了。”  
小梨园把眼光落在尸体上,看到已经死去的何发财尽管有线状的红潮但是仍然光滑非常性感的肚皮,突然出现一个主意。他略走近一步横山谦的跟前,由衷地感叹:“我们这些军医,整天在这里跟马路大,就是,肮脏的细菌呆在一起,人都受到了很大的压抑,我们太苦了!”他说到这里,好像他受了石原四郎很多的气似的,把他冤屈的三角眼瞟了一下还气耸耸的、一不高兴脸就发红就形成一个小酒窝的横山谦。  
“你说得对。”  
“我们不能干呆在这里。”已经有想法的小梨园说。  
“你想做什么?”横山谦问。  
小梨园直接说:“把这个支那人开膛剖腹。”  
“岳西!”横山谦颔首赞成。  
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