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左岸风文学网

                                                     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9|回复: 0

志愿军排长张光成(四)

[复制链接]

65

主题

79

帖子

323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23
发表于 2019-2-24 10: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951年5月,第五次战役期间。

       朝鲜春川的晚上。
“向连长,营长叫你去一下!”营部通讯员小彭匆匆地走到志愿军九营八连,这时,八连连长向雨田和八连一排排长张光成以及八连战士们与自己九营在一条黑越越的山沟里慢慢地走着。可能是志愿军九营营长杨有仁感觉情势不对,就下令停止前进,才把包括向连长在内的八个连长叫去商量。这时,和张排长站在一边的志愿军连长向雨田就感到迷惑。
他马上回答营部通讯员:
“知道了,我马上去。”
然后,通讯员就回去了。
向连长对站在身旁的在黑糊糊的夜色里的张排长说:
“张排长,我去了!”
“你去嘛。”
然后,向连长就转身往前面在黑乎乎的夜色里有很长一段距离的在队伍前面的杨营长那里去了。
   这时,朝鲜夏日夜色的山沟非常的静寂!对于走在山沟里的志愿军来说,比如:张排长,他就总感到自己慢慢走着的山沟两边的那掩映在一片蒙黑夜色里的挨近自己的黑黑的山壁和看不清如悬在自己头上方的山崖,就觉得自己被什么夹在底部而有些心里没底似的。夏日的夜色,已经没有那么黑了。还隐约看见一点他们身子两边的竖块状的青黑色山脚,山脚下的地上一些碎石和看不见的绿悠悠的野草,还有,在温柔的夜色下,呈清黑色的山脊。从上看,略依稀看到点长在山顶上茂盛的黑黑的树子。这时,空气清爽,气氛和平,几乎就没有一点冷意,山沟四周非常的静谧和安然。而走在山沟下的张排长总觉得自己是呆在大地的低层,心里感到空空的,似乎他们走进了迷雾的峡谷里一样。
   志愿军排长张光成是山东济南城里人,向雨田连长来自河南洛阳农村,他俩在1942年和43年,17岁时,参加了八路军打击日本侵略者;后成为解放军,参加了三年的解放战争,打了多次胜仗直到抗美援朝。
向连长和营部通讯员小彭到杨友仁营长那里去了。
志愿军排长张光成和战士们等在黑乎乎的山沟里。张排长就慢慢地蹲下,满腹孤疑思索道:
营长把连长们喊去,会说什么呢?是遇到什么情况了吗?张排长想道:在这样一路都顺利的行军中,会遇到意外的事吗?嗯,自从天黑前,走进这山沟里,也没有遇见什么呀?可是营长把八个连长找去又是什么事呢?团长让我们到342高地去打击敌人,听连长说,还有十多公里的路程。那么,这又是什么事呢?哎,看来,再想都没有用,别想了,等一会,就知道了。想到这里,张排长还是蹲着。
那么,为什么张排长谈到九营去342高地打击美军时,这样的茫然。
据历史记载和志愿军战士的回忆:在五次战役中,被中朝军队打败的美军和南朝鲜伪军,特别是美军,就往南逃离,被志愿军追击。美国军队都是非常狂妄的,有一种他想打谁就打,他想拍拍屁股就走人的优越感。被中国人民志愿军连续追杀了五六十里,打死了不少的人,虽然自己(志愿军)也有人伤亡,可志愿军是绝不放过自己敌人的。所以,美军被打伤心了!这就是为什么美军怕中国军队的原因之一。
   这时,大家都感到迷惑不安。
看到自己的排长蹲在地下抽烟。在他过去些的战士杨友德注意到:在黑越越的夜色里,随着那一小点般的火红的烟头在较快地往上蹿,他看到了自己英勇厚道排长被映亮些的方正的鼻翼、黑乎乎的胡子和红润的嘴唇,非常英气的脸庞,只是机敏的眼睛显得迷茫。
“排长,前面有情况吗?”战士小吴问。他站在自己排长的身旁,他似乎感到了这一不好情况的出现,在场的战士应该都感到了,而显得有些躁动又想不明白,连长被叫去开会了,现在,大家就期望着张排长想听听他的看法。
“还不清楚。”张排长回答,就站起来。
“这里是大山呀?”战士杨友德疑惑问,是不相信会有这事。他还习惯把双手互相搓搓,又走近一步到自己张排长面前,好像一定要听他解释。
看到在黑越越的夜色里,小杨那不太看得见的一双眨了一下就闪有一丝微弱光亮的眼睛和厚道紧张的脸,可以想象还有一些战士和他是一样的表情和心情。张排长觉得应该安慰大家。就说:
“同志们,我们不要急,连长去开会了,过会,他会告诉是什么情况的。”
大家也就沉默了。稳住了大家的情绪,张排长心里也舒缓些。就看看位于他身边的山沟,那黑越越的又静静的大山,感到他们好像都陷入如锅底般的狭窄的境地,他觉得,这要是在白天,就倒霉了,而现在是晚上。他意识道:面前的夜可能是掩护他们行动的最好形式。
然后,是大家的沉默,再也听不到有人的说话声,仿佛集体闭声了。他们都在等着自己连长开会回来,可觉得多久了,连长还没有回来,大家的情绪又躁动起来。
“排长,这连长怎么还没有回来?”小杨问。
“是呀,这会开的有些久了。”一个战士也说,好像他或他们等了半天似的。张排长听声音,知道是战士袁永安。
张排长看到大家情绪非常不耐烦了,认为还是要马上稳定自己战士的情绪,这样以免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波动。就立刻安抚说:
“别急,同志们,又不是如临大敌,你们看我就行了。”
在他的安慰下,战士们才勉强不开口了。
随着时间的过去,每一个志愿军战士的情绪在沉闷中又躁动起来、不安了。张排长刚要开口,就听到在他前面些的战士忽地喊一句:“连长回来了!”
张排长快要稳不住战士们的情绪了,这下连长终于回来了。这样就如解了张排长的围。
向连长说得非常的简短,他告诉战士们:
“同志们,前面的情况非常不妙。为了部队的安全,杨营长决定分段走。”
他停了下,看到跟前身后的战士们有些骚动,看来战士的情绪马上波动起来,他还听到有几个战士说:“这怎么了,真遇到美军了吗?”
“不知道。”
“这是怎么了?”
听到这里。向连长立刻一喊:“同志们,别慌,听我说!”
然后,战士们的情绪才稍好些,都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向连长和张排长。
“等一连和七连先叉开一段距离,我们八连再走,这样,以免引起麻烦。”向连长说:他略停一下,又说:
“我们八连先等着。”
“连长,我们遇到了美军吗?”有战士还是疑心地问。
“现在,不好说。”向连长回答。这样,大家就等在那里,心里七上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