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左岸风文学网

                                                     用户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242|回复: 0

志愿军排长张光成(十七)

[复制链接]

89

主题

103

帖子

417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417
发表于 2019-5-6 11:04: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他们走了一夜,在确认安全了,张排长就让两个战士和自己睡下,因为,从明天起,他们就要走二天一夜多的路回到朝鲜春川志愿军部队。在让两战士睡觉后,张排长也非常快地被浓厚的睡意带进了梦乡。一种脱离了紧张和危险情势的战斗场景后,带来的劳累和困倦就像是干了一天一夜的繁重工作。他感到了没有子弹射击情景的战斗气氛和非常安宁的此刻是多么的好和需要。更是:你在经历了一场生死后,而获得了心里的安静顺畅的感觉。
  第二天早晨,张排长醒来了。
他还想睡,觉得还没有睡够,可想到还要回春川的部队,因为,自己的战友会着急的,如果他们老是没有回来。张排长想到这样的事时,这时,一缕清新的晨风吹到了他脸上,使他感到非常舒适!尽管还想睡,他觉得赶路重要。就侧脸看见:两个19、20岁的年青志愿军战士躺在他身旁的地上,还睡得安逸。看见他俩带有孩气的脸庞,就跟他们在自己家里睡觉一样。想到他们20岁就出来打仗,保卫朝鲜和中国人民,张排长就心疼他两个。就想道:哎,让他俩多睡一会吧!现在又没有敌人。想到这里,张排长站起来,转身过来,他看到了:

  在眼前不远的上面几座褐灰色曲直的山顶上,天空中飘着四五块狭长的青灰色的云片。在接近云片偏东的天上,漂浮着一些长短不一的淡灰色和浅白色的晓云,它们无声地如趴在清晨宁静而和谐的云空中;而在它们伸展的有些轻盈或细或粗的云层间的缝隙里,隐显着鱼肚白的有些耀眼的天光。它在云层后面,穿透了一些清灰的云和弯曲的云边缘显得发亮,慢慢地越来越亮,出现橘红色的光亮来了。夏日朝鲜山野的早晨,空气清爽,四周的忽高忽底的带皱褶般的山峦,都共拥在这和美而和谐美妙的早晨里。看到山顶上和自己身边的葱绿的小草,被开始越来越亮而橘红的光线照耀着,志愿军排长张光成感到非常的爽朗!他就站起来,如被什么吸引了似的看着。
   这时,一股清凉凉的山风含着朝鲜山野的气息和夜的退去留下的苏醒大地吹来,吹到了张排长的脸上更是心上,使张排长感到身心舒适!他眨了眨眼,好像要多观赏一下这美丽朝鲜的早晨。他往前走出一步,抬起双手叉在他紧系着宽皮带的腰间上,几乎忘了两个睡在草地上,双手放在他俩紧系着宽皮带在微微起伏的肚皮上的两年轻志愿军战士。略带玫瑰红的光辉几乎斜斜地照到了中国人民志愿军排长张光成的英气黄色军帽上,以及他非常纯朴厚道英勇清瘦的脸颊上,左胸上一小块的白色标识:中国人民志愿军。还有紧系在他浅黄色军衣里的微鼓肚子上的宽皮带,黄色的军鞋等,都被愉悦欣然的红光照耀在灿烂的光辉里。山、草地、天倾情地与他相印,他感到自己站在耀眼的如灯光里似的。

   这时,又有一股清风吹来。在他的身边微平的地上,长着一片绿莹莹的鲜透了的野草。那些细条的绿叶,就轻轻晃动,抖落下上面的露水;青青的叶草晃动着它那温情的身子,形成了一道道绿的皱褶,仿佛要触着甘润的地上。仿佛绿得来要化了似的。在绿融融的草丛里,生长着一些美丽的野花。有:红色、黄色的。如眨动的眼睛,在闪动着精灵的脸似的。在温暖而金黄色的阳光里,非常的鲜艳动人!在附近绿色连绵的青山,也相邻在这一座山的身边,互相依存一样,用动人的山的雄壮身子,欣然接受慷慨而温情的阳光。

  过了大约半小时,志愿军排长张光成觉得可以出发了。就走到还睡着的战士杨田贵和郑文华的身边。
“起来了,小杨!小郑!”
两个正睡得安逸的年青志愿军战士还是睡着。张排长就弯下腰,伸出手对躺在地上的小杨的胸部推了推:“起来了。”
然后,又把他的手伸过躺在小杨过去的小郑,在侧身睡着的小郑肩膀上拍了拍。之后,两个战士就坐了起来。
“排长,都天亮了。”两个20岁的志愿军战士同时问。
“嗯。”
“你早就起来了。”
张排长没有说话。
“排长,你应该多睡。现在我们身边没有美军,可以放心的好好睡一觉。”小郑说。
张排长说:“你们不要忘了,我们还要回到春川。同志们还在担心!”
小杨就想起了自己的连长,问排长:“排长,你说连长他们现在怎样了?”
“连长会有办法应付的。嗯,我们快走。从这里回春川,还有两天一夜的路。我们快点走吧!”张排长说时,就马上伸出手,习惯性地拍了拍两战士带点草土渣的军帽和他俩的背。然后,他们就走了。
  三个志愿军官兵就像三只远离大雁的孤雁,总是在极力找寻自己的远方的雁群一样。一路上先还走到快,可走了大半天,肚皮饿得难受乏力,身上带的干粮如:压缩饼干,就在昨天吃完了,所以走了大半天,饿得脚都走不动。
“排长,我们在上面歇一吧!”小杨说。在说时,嘴都在微微发抖,脸也红,汗水从他发红脸上滴下到他脸下的浅黄色衣领上。
“可以。”走在他俩身边的张排长同意。他肩膀上的伤时不时都在痛,还有肚皮饿的难受。
在回来的路上,虽然做了简单的包扎,可还有点血。郑文华有些担心说:
“排长,你伤口又流血了,快重新包扎好一下。”
要往上走的张排长,看来不关心这个问题。他把英气十足亲切清瘦略长的脸转过来,对他俩说:“不要紧。这点肩伤要不了命。就是现在咱们都很饿,要想法找点吃的。”
这是大家都面临的事。张排长知道这个问题是急迫的,他也恨自己无奈、无能,看着战士饿的无力走路,心里就感到对不起他们。
“嗯。”两个战士尽管有些担心自己排长的伤,可这是小伤,而现在是要找点吃的,否则,这一饿,就不要想在明天天黑前回到朝鲜春川的连队。
“走。”张排长看到两20岁的战士又心疼自己,可大家饿得乏力,还是坚决地说。只有往前走,才是到达部队的希望所在。
“是,排长!”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用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wanmeiff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97yun友情插件推广,完美枫枫vcpi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